2004年12月24日星期五

2004.12.24月张正耀、张汝泉诽谤案判决书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4)金刑初字935
公诉机关: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正耀,男,1948715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郑州市金水顺河路40号院1602室。因涉嫌犯危害国家安全罪于200279日被郑州市公安局中原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15日转为在郑州市保安公司监视居住,2003210日被解除监视居住。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499日被郑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刑事拘留,912日延长拘留期限至109日,101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郑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姚从勤,河南呐喊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范德润,男,195561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河南呐喊律师事务所法律工作者,住河南省方城县城关镇东关村。系被告人张正耀之朋友。
  
被告人张汝泉,笔名张纤夫,男,193572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系郑州百文依力股份有限公司退休职工,住郑州市管城回族区2453号楼2单元13号,因涉嫌犯巅覆国家政权罪于2003220日被中原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取保候审,同年1110日解除取保候审。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41015日被郑州市公安局监视居住。
  
辩护人李小玲、段军创,河南译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以郑金检刑诉(2004)11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正耀、张汝泉犯诽谤罪,于2004128日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京鸽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正耀及其辩护人姚从勤、范德润,被告人张汝泉及其辩护人李小玲、段军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20049月初,被告人张正耀与其妻葛黎英(另案处理)商量找被告人张汝泉撰写文章,以便在99日借纪念毛主席逝世28周年之际进行散发;后被告人张正耀鼓动张汝泉撰写文章,向其承诺如出事不用其负责;96日、被告人张汝泉将撰写的《毛泽东——我们永远的领袖》,署名“宋梅”的煽动性传单交给被告人张正耀,该传单恶意诽谤党和国家原领导人邓小平、江泽民;97日早,被告人张正耀将该文章复印件和100元钱交给王占清,让其印刷2000份;上午10时许,葛黎英将该文章以“影子”的网名上网后又下载,制造从网上下载的假相。下午4时许,被告人张正耀和王占清到郑州市京广北路38号楼对该煽动性文章进行讨论,并预谋商议99日散发传单的行动计划;98日,王占清将印制好的大部分传单交给被告人张正耀:99日,被告人张正耀以借毛主席逝世28周年之名散发煽动性传单“毛泽东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300余份,被当场抓获。220027月上旬,被告人张汝泉将一篇题目为《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的煽动性文章交给被告人张正耀看,并称“这篇文章写的好、是我见过的最尖锐的”。被告人张正耀和其妻葛黎英看过后预谋给更多的人看。78日,葛黎英按约定到郑州市中原通讯印刷厂准备取该文章的印刷件时被抓获。
  针对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人陈述,证人证言,提取证明,抓获经过等证据,认定被告人张正耀、张汝泉之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二款之规定构成诽谤罪。应当以诽谤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张正耀辩称,自己行为是合法的,只是向悼念毛泽东的人员散发,没有向广大群众散发,文章的观点来自毛泽东理论,不是捏造的。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张正耀的行为不构成诽谤罪。1、被告人张正耀在主观上并没有诽谤他人的故意。2、被告人张正耀在客观上没有捏造虚构的事实诽谤他人。该文章在内容上涉及邓小平、江泽民执政方针、路线问题,但仅仅是一个普通公民在世界观、社会观的不同看法而已。3、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正耀借纪念毛主席逝世28周年之机散发传单300余份事实不清,各证据之问相互矛盾。4、即使被告人张正耀的行为构成诽谤罪,诽谤罪是告诉才处理案件,适用公诉程序不当。
  被告人张汝泉辩称,自己的行为不构成诽谤罪。文章中的所有观点都来自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没有故意捏造任何事实去诽谤邓小平、江泽民。写文章的目的是为了纪念毛泽东逝世28周年。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属于自诉案件,公诉机关程序违法。2、被告人张汝泉的行为不符合诽谤罪的构成要件。文章只是一种思想观点,不是捏造事实,不构成犯罪。3、被告入张汝泉没有散发行为,主观上没有诽谤的故意。4、被告人张汝泉没有散发行为,也不知张正耀散发。5、已死亡之人和团体不能构成诽谤罪的客体犯罪对象。
  经审理查明,20027月上旬,山西省农工委干部周秀宝给被告人张汝泉寄来一封信,信后附有一篇题为《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一一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要问题的严正声明》的煽动性文章。该文恶意诽谤原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文章中写到“江泽民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举起反革命修正主义叛党黑旗,江泽民是死不悔改的机会主义的总书记,是要依靠手中的军权和枪杆子,来维持和确保自己作为党中央及全党的领导核心地位不变,继续实行邓小平那样的垂帘听政,在全党全国人民面前暴露他机会主义叛徒的丑恶嘴脸,绝不允许在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历史上再出现第二‘西太后’”等内容。
  被告人张汝泉将该文章交给被告人张正耀,被告人张正耀和其妻葛黎英(另案处理)看过后,即预谋给更多的人看。200277日,葛黎英携该文章到“中原通讯印刷厂”联系印刷。后以1000元的价格商定印制6000份,次日取货。因该印刷厂及时举报至中原公安分局三官庙派出所,200278日上午,葛黎英如约到该厂取货时被当场抓获。被告人张正耀为此于20027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 5日转监视居住,200321 O日解除监视居住。被告人张汝泉为此于200322 0日被取保候审,同年1110日解除取保候审。
  20049月初,被告人张正耀与其妻葛黎英两人预谋从互联网上下载文章,准备在99日借纪念毛主席逝世28周年之际进行散发。因没有找到需要的文章,两人便商议找被告人张汝泉撰写文章。被告人张正耀找到并将其想法告诉了被告人张汝泉,二人商量了该文章的主要内容。200496日晚6时许,被告人张汝泉打电话通知被告入张正耀文章已写出,即《毛泽东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署名“宋梅”,后将该文c盘送至被告人张正耀家,葛黎英随即于97日上午1 054分将该文以“影子”,的网名张贴在“毛泽东旗帜网站”的“旗帜论坛”上。1101分又将该文章下载存入c盘,制造“从网上下载”的假象。200497日晨,被告人张正耀将该文复印件和l00元钱交给王占清(另案处理),让王占清联系印刷2000份;当日下午4时许,被告人张正耀召集王占清、王景春等人到郑州市京广北路38号楼对该文进行讨论、修改,并商议99日散发该文的行动计划。200498日下午,王占清从郑州市中原区恒利印刷厂取回印制成传单形式的文章《毛泽东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2000份,将其中的大部分交给被告人张正耀。次日上午8时许,在郑州市金水区原河南省博物馆毛泽东塑像前,被告人张正耀借纪念毛泽东逝世28周年之名,将该传单在人群中大量散发,造成大批群众围聚,后被当场抓获。经查《毛泽东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一文中,具有捏造“江泽民篡夺国家政权,对毛泽东及其事业疯狂发泄刻骨仇恨,对毛泽东极尽攻击、中伤和污蔑之能,继续干着当年蒋介石所干的勾当以及“邓江之流”,代表帝国主义、资产阶级腐朽势力的利益,‘小丑’”等内容和措辞。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袁宗琪证明,200499日早上,我吃过早饭,就和张汝泉到原博物馆毛泽东像那里行了礼,见张正耀在散发传单,我俩看了一下,知道是张汝泉撰写的文章。99日前几天,张正耀让张汝泉写了一篇悼念毛主席的文章,97日早上,张正耀来我家待了一会就走了,张汝泉告诉我,张正耀把他写的文章拿走了并说葛黎英要上网让我帮个忙给葛黎英送去,葛黎英当时就上了网,并把软盘给了我。920日张汝泉又去公安机关如实讲了文章是自己写的。
  2、王景春证明,200497日下午,我去过京广路38号楼,当时有王占清,张正耀,丁长江等人,张正耀说了9日怎样进行悼念毛主席的活动。98日我拿走了200多张传单,传单本来讲9日发的,但在省博物馆没有见到王占清,也没有发成。传单我不知道是谁写的,传单上的内容和悼念毛主席不太合适。
  3、赵自城证明,200498日,我接到丁长江的电话,讲有传单让我拿,我到他家拿了300份传单让我到紫荆山毛主席像前在99目散发,传单的标题是《毛主席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内容比较反动,传单是张正耀和王占清负责印刷的。
  4、丁长江证明,200497日,赵自城叫我下午三点多去郑州市京广路一个四层楼上,有张正耀、王占清、王景春等人。张正耀念了传单,讨论了传单的内容,后又讨论9日去哪祭奠。98日上午我到京广路,王占清提了传单过来,张正耀拿了传单,剩下一点我拿走了。当天晚上赵自城来我家拿走了一部分,剩下的31张就存到我家了。题目是((毛泽东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纪念毛泽东逝世二十八周年。我也不知道谁印刷,谁编的。
  5、张华证明,20049月初的一天下午34点钟,王占清来我印刷厂印刷2000份传单,具体内容我没有看,第二天上午他把传单拿走了。现在知道是攻击党、攻击国家领导人、攻击政府的反动内容。
  6、李安福证明,200499日上午8点,我值勤时,发现张正耀在原省博物馆毛主席像前散发传单,共111张,题目是“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
  7、郭善良、周良的证明与李安福证明基本一致。
  8、荆惠霞证明,99日,见一个高个约60岁老头发传单,我看了一会就回去了,传单题目是“毛主席——我们永远的领袖”。
  9、郭志军证明,200499日在紫荆山广场毛主席像前见一个老头宣讲毛主席是如何英明、而今政府如何腐败无能。
  10、王占清供述,200497日,在河南省中医院门口,张正耀把文章“毛泽东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给我,并给了我一百元钱,让我复印2000份。我就到郑州市西耿河张恒礼印刷厂印了2000份,然后去京广北路学习班大家一起讨论传单内容。98日上午我把传单拿回来给了王景春300份,给了丁长江一些,其余的都给了张正耀了。我自已留了三、四十份。99日中午,我就在郑州市伊河路附近散发了传单。后听说张正耀被抓走了。
  11、葛黎英证明,20027月份,我见到周秀宝写的《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这篇文章,我准备将文章印6000份,见谁给谁;200499日前,我和张正耀觉得应该写一篇纪念毛主席的文章,就找张纤夫写。97日早上,张正耀拿一篇文章回来,上午9点,张纤夫老伴将文章软盘给我,我将文章粘贴在毛主席旗帜网站的旗帜论坛上,98目张正耀把印好的文章拿回来有一、二千份。99日张正耀发传单去了,后被抓获。
  12、苏建花证明,一女顾客(指葛黎英)200277日下午,将《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拿来准备印刷6000份,付1000元。78日看样品时被公安人员抓获。
  l3、公安人员证明了提取“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复印件的经过以及提取“毛主席一一我们永远的领袖”传单的经过。
  14、张正耀在毛主席像前散发传单的照片在卷佐证。
  15、张正耀供述:2002年的一天,葛黎英去华山路印周秀宝的文章《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一一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我看了文章,还可以,葛黎英去印文章我是知道的;20049月份,毛主席纪念日快到了想写点东西。95日,我找了张汝泉让他写点文章,歌颂毛泽东时代光辉成就,联系实际情况,反映我们工人阶级的悲惨现状、反腐败、反复辟等内容,并告知了张汝泉此文章将在200499日在毛泽东像前散发。200496日,张纤夫把文章写好。97日上午,我约王占清在省中医院见面,给他一百元,让他印2000份。98日,王占清将传单交给我。99日我们到原博物馆毛主席像前悼念毛主席散发传单时被抓获。传单批判了邓、江20多年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给我们的党、给我们的人民、国家、广大劳动群众造成了灾难。
  16.张汝泉供述, 20027月,周秀宝给我寄来了《党的十六大和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战斗任务—关于召开党的十六大几个重大问题的严正声明》,我认为写的很好,并复印一份为自己批画使用,我让张正耀看了,他便拿了一份回家了,过了一、两天,听说葛黎英被抓了,我便把文章销毁了;200495日晚上,张正耀找我写传单,内容是歌颂毛主席、反映工人阶级的悲惨现状和反腐败、反复辟的内容,并称不连累我。96日,我让张正耀来拿文章。97日早上8点,张正耀将文章拿走,9点,我让老伴将软盘给葛黎英送去。99日,张正耀被抓了。
  以上证据,已经法庭质证,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正耀、张汝泉共同预谋,故意捏造事实并以文字形式在互联网上、人群中公然大肆散发,肆意贬损原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人格,抵毁其名誉,其行为均已构成诽谤罪。公诉机关指控两被告人的罪名成立。两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张正耀、张汝泉主观上没有诽谤他人的故意,客观上没有捏造行为,只是表达思想观点的方式而已,经查被告人张正耀、张汝泉明知文章的内容、措辞有损害他人人格、名誉的表述,却希望这种危害后果发生,其两人在主观上具有直接故意。在客观上置事实于不顾,凭空捏造事实,公然以传单形式在互联网上、人群中大肆散布,恶意贬损江泽民的人格和名誉,造成大量群众在本市繁华地段聚集,严重危害了社会秩序及国家利益。两被告人散发传单的内容和措辞并非是正当表达其思想观点的形式,2002年被告人张正耀之妻葛黎英曾因准备散发诽谤文章,两被告人均被公安机关查处,其已明知散发传单的形式违法,却仍然为之,故对此辩护理由不予采纳。关于两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该案不适用公诉程序的意见,经查,本案两被告人的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公诉机关依法提起公诉符合法律规定。对此辩护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辩护人提出散发传单300余份不准确的意见,经查不影响本罪的成立,不予采纳。被告人张汝泉的辩护人辩称,张汝泉没有散发的行为,也不知被告人张正耀散发,经查,本案既有同案人张正耀供述已告知了张汝泉将在200499日在毛泽东像前散发,且有被告人张汝泉本人供述及其爱人袁宗琪证明送去文章c盘让葛黎英上网用,足以证明被告人张汝泉已明知,故对其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辩护人李小玲﹑段军剑提出的诽谤罪只能对在世的自然人实施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综上,两被告人事先通谋在共同犯罪中,分工明确,行为积极,均为主犯,均应依法惩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之规定, 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正耀犯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先行羁押的7个月零3天予以折抵刑期,即自200499日至200725日止)
  被告人张汝泉犯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41224日至20071223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
  20041224


附件一:张汝泉:《毛泽东--我们永远的领袖》
毛泽东--我们永远的领袖
--纪念毛泽东主席逝世二十八周年 宋 梅
    毛泽东主席逝世已经二十八周年了。
    二十八年来,以党内资产阶级为首的反动派,在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瓜分了国有资产的同时,他们对毛泽东及其事业,疯狂地发泄出刻骨的仇恨。他们作"决议",发文件,写文章,做报告,以红头文件与"民主墙"相结合,官方舆论与小道谣言相结合,头面人物写《回忆录》与接受洋鬼子"采访"相结合,公开叫嚣与指桑骂槐相结合的各种手段,对毛泽东极尽攻击、中伤和污蔑之能事,继续干着当年蒋介石所干的勾当。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毛泽东是他们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最大障碍。
    但是,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以工农为主体的广大人民群众却始终同毛泽东站在一起。这是因为,毛泽东与他们的命运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毛泽东生前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党和政府、军队的唯一宗旨。他一再教育全体党员和全体干部,要始终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大众站在一起,并且指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根本立场问题"。他毕生为了人民的解放而战斗,毕生为了人民的幸福而工作,直到生命最后一息。
    中国人民是从自己切身的感受中,体验和认知了自己与伟大的领袖毛泽东是怎样地安危相依,荣辱与共的:有毛泽东在,中国人民就是国家的主人,就享有神圣的民主权利,就过着舒心、向上而毫无后顾之忧的幸福生活。
    而当人民失去了毛泽东,中国的工农劳动大众也就一下子被资产阶级打翻在地,跌落到了社会的底层。他们不再是国家的主人。在视金钱为神圣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里,人们的社会地位是由拥有金钱的多少来决定的,有钱的人也就是有权的人。社会极度地两极分化,已经把他们赶向了贫穷的一极。因此他们毫无社会地位可言,他们完全丧失了原来享有的一切权利。他们不再是拥有尊严的社会主义劳动者,而是变成了劳动力商品--可以由资本家自由购买的"会说话的工具"。其中一部分人,在所谓"国有企业"上班,但是由于整个国家都为资产阶级所统治、所拥有,所以这个"国有"其实就是资产阶级所共有,劳动者已经不再是为自己劳动,而是为整个资产阶级创造剩余价值。另外一部分人,则直接充当了大大小小资本家的劳动奴隶,忍受着更加残酷的剥削和压迫。此外,数以亿计的工农劳动者,则处于失业、下岗,被""断工龄,被迫离开土地,被抛向了朝不保夕、挣扎谋食的求职大军。劳动只是他们和他们的妻儿赖以活命的手段,而不再是他们神圣的权利。由于教育商业化,医疗商业化,文化产品商业化、体育事业商业化,以及诉讼代理商业化,法院审理有偿化,等等,等等。他们无力支付这些费用,所以他们实际上也就失去了自己和子女受教育的权利、享受医疗的权利、老有所养的权利、参与文化娱乐与体育竞技的权利,乃至享有"法律保护"的权利;由于资产阶级的盲目开发和掠夺,以及对于社会资源的挥霍消费而造成的环境污染,他们甚至失去了享受卫生的食品、干净的饮水和清洁的空气的权利!贫穷带给了他们无穷无尽的苦难……!
    总之,他们和自己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一起都被资产阶级专了政!
    但是,由此也就划清了阶级界限:毛泽东只是无产阶级的领袖、劳动人民的领袖,只是占中国总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大众的领袖。不管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资产阶级和国内外一切反动派是如何地仇视他、反对他,而人民却热爱他;并且他离去得越久,敌人越是反对他,人民爱他也就爱得越深沉、越执著、越虔诚、越热烈。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主体,因此,对毛泽东的任何论定,就只能由人民来做。由反对毛泽东而与人民对立的小丑们来给毛泽东作结论,是十分可笑的,人民根本就不接受。二十多年来,人民所表现出来的对于毛泽东的强烈怀念,在国内外一次又一次掀起的"毛泽东热",都雄辩地证明了那两个关于毛泽东的所谓"决议",是多么地不得人心--多么地不得中国人民的心,多么地不得世界人民的心!阴谋家和野心家们可以得计于一时,但是,由于他们的所为完全违背了人民的意愿,他们最终必定是搬起石头砸了他们自己的脚。
    那些以"核心"自栩,以"总设计师"自居,以"三个代表"自我标榜的邓江之流,看看他们的历史表现和如今的所作所为,就可以断定,他们所代表的只是帝国主义的利益,只是占中国总人口不足百分之五的一小撮资产阶级和腐朽势力的利益。他们是一群开历史倒车的反动派,历史是不会认饶恕他们的。
    二十八年来的历史实践和无情的社会现实,擦亮了我们的眼睛,提高了我们的阶级觉悟,使我们深切地认识到,只有毛主席才是我们劳动人民的真正领袖,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使我们的民族团结,国家富强,老百姓也才能真正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毛泽东是属于我们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是我们工农大众的命根子。
    党内资产阶级是整个资产阶级的首脑和靠山。他们都是一些极端自私自利,顽固地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他们具有比社会上的资产阶级更阴险、更凶恶、更狡猾、也更贪婪的特点。只要看一看,在短短的二十几年里,党内从上到下、大大小小的走资派们及他们的家属,已经一个个都成为了百万、千万、亿万乃至几十亿的富翁,就不难看出,他们叫喊着搞什么社会主义,搞什么"三个代表",其实都是假的,都是蒙蔽人的。他们一心一意要搞的是资本主义,因为只有资本主义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是社会主义的敌人,是人民的敌人。
    但是,我们也必须清醒地看到,中国共产党毕竟是一个由毛泽东创建并长期领导的党,毕竟是一个经受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的党,毕竟是一个经过长期阶级斗争的考验并形成了一整套革命传统的党,毕竟是一个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作过坚决斗争并经过文化大革命洗礼的党。因此,党内有走资派,就必定也有"走社派",这才符合客观事实,符合辩证法。特别是在下头,在广大的无权的普通党员、干部中,绝大多数人是不满意党内修正主义集团的统治的,他们要求改变党的路线,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愿望是很强烈的。一些人忍无可忍,已经从反动营垒中冲杀了出来,公开亮相,要站在人民一边,福建连江县委书记黄金高同志就是一位典型代表。但是由于群众斗争的形势目前还处在发展之中,因此,更多的人,为了家人的生活和自身的安全,就不能不有所顾虑。我们相信,随着修正主义集团私有化路线的不断向纵深推进,我国社会的阶级矛盾也必将进一步尖锐化,因而群众大规模的斗争形势必将日益激烈,日益壮大。当形势的发展引起全国高潮到来的时候,党内、政府内和人民军队内一切认清了修正主义真面目的要革命的人们,就会摆脱修正主义的统治,回到无产阶级队伍中来,同人民一起高高举起毛泽东的伟大旗帜,遵循着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理论指引的道路,为在中国重建科学社会主义而战斗!
    只要人类社会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毛泽东就永远活着,就永远是被压迫和被剥削阶级的领袖。中国革命的全部历史一再告诉我们:只要沿着他指引的方向前进,革命就一定会走向胜利!
    斗争给了我们这样无穷的信心和力量!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2019.12.5网络政治犯周报(总第18期,2019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

一、                       新悉网 络 政治 犯 1.        2019.11.29 得悉: 广西北海王某 华因在微信支持香港抗争被行拘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status/12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