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2009.12.25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判决书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09)一中刑初字第3901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被告人刘晓波,男,53岁(19551228日出生),汉族,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博士研究生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青春街52-1-2号,暂住北京市
海淀区七贤村中国银行宿舍10号楼1单元50219911月因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免予刑事处分;19969月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处劳动教养三年。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8128日被拘传,129日被监视居住,2009623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丁锡奎,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尚宝军,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京一分检刑诉(200924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晓波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912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检察员张荣革、代理检察员潘雪楮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晓波及其辩护人丁锡奎、尚宝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晓波出于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满,自2005年以来,通过互联网先后在“观察”、“BBC中文网”等境外网站上发表《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多面的中共独裁》、《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等煽动性文章。在文章中造谣、诽谤:“自从中共掌权以来,中共历代独裁者最在乎的是手中的权力,而最不在乎的就是人的生命”:“中共独裁政权提倡的官方爱国主义,是‘以党代国’体制的谬论,爱国的实质是要求人民爱独裁政权、爱独裁党、爱独裁者,是盗用爱国主义之名而行祸国殃民之实”:“中共的这一切手段,都是独裁者维持最后统治的权宜之计,根本无法长久地支撑这座已经出现无数裂痕的独裁大厦”。并煽动:“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自由中国的出现,与其寄希望于统治者的‘新政’,远不如寄希望于民间‘新力量’的不断扩张”。

    20089月至12月间,被告人刘晓波还伙同他人起草、炮制了《零八宪章》,提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等多项主张,试图煽动颠覆现政权。刘晓波在征集三百余人签名后,将《零八宪章》及签名用电子邮件发给境外网站,在“民主中国”、“独立中文笔会”等境外网站上公开发表。

    被告人刘晓波作案后被查获归案。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本院向本院移送了指控被告人刘晓波犯罪的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电子数据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认为被告人刘晓波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行重大。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刘晓波在法庭审理中辩称:自己无罪,自己只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利,自己所发表的批评性言论,并未给他人带来实际损害,也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被告人刘晓波的辩护人在法庭审理中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公诉机关指控刘晓波撰写的六篇文章及《零八宪章》没有造谣、诽谤、诬衊的内容。刘晓波所发表的文章属于公民言论自由、表达个人观点的范畴,不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刘晓波出于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满,于200510月至20078月间,在其暂住处北京市海淀区七贤村中国银行宿舍10号楼1单元502号,以撰写并在互联网“观察”、“BBC中文网”等网站发表文章的方式,多次煽动他人颠覆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刘晓波在发表的《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多面的中共独裁》、《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文章中诽谤:“自从中共掌权以来,中共历代独裁者最在乎的是手中的权力,而最不在乎的就是人的生命”:“中共独裁政权提倡的官方爱国主义,是‘以党代国’体制的谬论,爱国的实质是要求人民爱独裁政权、爱独裁党、爱独裁者,是盗用爱国主义之名而行祸国殃民之实”:“中共的这一切手段,都是独裁者维持最后统治的权宜之计,根本无法长久地支撑这座已经出现无数裂痕的独裁大厦”。并煽动:“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自由中国的出现,与其寄希望于统治者的‘新政’,远不如寄希望于民间‘新力量’的不断扩张”。

    20089月至12月间,刘晓波又伙同他人撰写了题为《零八宪章》的文章,提出“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等多项煽动性主张。刘晓波伙同他人在征集三百余人对文章的签名后,将《零八宪章》及签名用电子邮件发给境外网站,在“民主中国”、“独立中文笔会”等境外网站上公开发布。刘晓波在互联网站发布的上述文章,被多家网站链接、转载并被多人浏览。

    被告人刘晓波作案后被查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在案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刘霞的证言证明:她是刘晓波的妻子,与刘晓波共同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七贤村中国银行宿舍10号楼1单元502号,家中一共有三台电脑,其中一个台式机,两个笔记本电脑。因为她根本不懂电脑。刘晓波使用电脑主要是写文章和上网,家里只有她和刘晓波两个人单独住,没有其他人,平时家里也不怎么来客人,刘晓波有聚会也基本都是到外面去。家里的电脑以什么形式上网她不清楚,是2001年底刘晓波联系安装的。她和刘晓波平日的生活来源就是刘晓波写东西的稿费,刘晓波在银行以她的名字开户,稿费不定期的汇到帐户里,她每月不定期的去银行取钱。

    2、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行和木樨地支行出具的《开户证明》和《银行汇款单据》证明: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银行账户接收和支取过境外汇款(外币)。

    3、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出具的《关于协助对相关数据进行调查的复函》证明:刘晓波使用的ADSL账号,有上网记录。

    4、证人张祖桦的证言证明:他与刘晓波于2008年年底共同制作完成了《零八宪章》,他也征集了签名,后刘晓波将《零八宪章》发表在境外网站。

    5、证人何永勤的证言证明:200812月初,他收到刘晓波发的《零八宪章》的电子邮件,刘晓波让他看后签名,他看后以电子邮件形式回复刘晓波,表示同意签名。

    6、证人赵世英的证言证明:200810月份,刘晓波通过网络向他传送了宪章,并征求他的修改意见,让他寻找别人签名,他在一次聚会上拿出宪章给聚会的十多人传看,有四人表示愿签名。刘晓波还通过网络让他到广州征集签名,他到广州征集了五人签名。

    7、证人姚博的证言证明:200810月份,刘晓波在一次与他见面时,跟他说了宪章的事,他同意在宪章后签名。

    8、证人周舵的证言证明:200811月份的一天,刘晓波到他家给他看了《零八宪章》的文稿,让他帮助修改。刘晓波走后他看了文稿,但没修改。当时没谈签名的事,可后来在网上看到宪章时有他的签名。

    9、证人范春三的证言证明:200811月底,他和刘晓波等人一起吃饭时,刘晓波拿出《零八宪章》给他看了,刘晓波问他是否签名,他同意签名。他知道刘晓波在境外的“博讯”、“独立中文笔会”等网站上发表文章,也在网上看到过,刘晓波写的文章内容都是时政评论类的。

    10、证人徐君亮、智效民、滕彪的证言证明:200811月至12月间,他们的电子邮箱先后接收到电子邮件《零八宪章》,不知是谁发给他们的,他们分别签名后将《零八宪章》发回了原邮箱。

    11、证人王仲夏的证人证言证明:200812月份,他在网上看到了《零八宪章》,他认同文章内容签了名。后他印制了一些《零八宪章》的文化衫,想自己穿和送给别人穿,宣传《零八宪章》。

    12、公安机关出具的《搜查笔录》及物证照片证明:2008128日,公安机关在见证人的见证下,对刘晓波的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七贤村中国银行宿舍10号楼1单元502号进行了搜查,发现并扣压了刘晓波撰写并发送文章到互联网上的工具二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台式电脑和一份《零八宪章》(征求意见稿)的打印件。

    13、北京市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20081213日对搜查起获的刘晓波的三台电脑内存储的数据进行了电子数据司法鉴定,鉴定中发现、提取到电子文本《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多面的中共独裁》、《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和《零八宪章》。

    在电脑中的SKYPE聊天软件记录信息中,发现、提取该软件自200811月至128日间多次发送《零八宪章》及其“征求意见文本”的记录。

    14、公安机关出具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工作说明证明:

    120081219日至20081223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署名“刘晓波”的文章《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epochtimes.com(大纪元)的网站,该网站服务器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 2005104日。该文章截止至20081223日,在互联网上存在登载或转载该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5个。

    220081219日至200983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署名“刘晓波”的文章《刘晓波: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epochtimes.com(大纪元)和域名http://www.observechina.net/(观察)的网站,网站服务器均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200615日和200616日。该文章截止至20081223日,在互联网上共存在登载或转载该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5个,总点击率402次。

    320081220日至200983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署名“刘晓波”的文章《刘晓波: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epochtimes.com(大纪元)和域名为http://www.observechina.net/(观察)的网站,网站服务器均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2006226日和2006227日。该文章截止至20081223日,在互联网上存在登载或转载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5个,总点击率748次。

    420081220日至200983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署名“刘晓波”的文章《刘晓波:多面的中共独裁》, 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http://www.secretchina.com/(看中国)和域名为http://www.observechina.net/(观察)的网站,网站服务器均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2006313日。该文章截止至20081223日,在互联网上存在登载或转载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6个,总点击率512次。

    520081220日至200983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署名“刘晓波”的文章《刘晓波: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http://www.secretchina.com/(看中国)的网站,网站服务器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200657日。该文章截止至20081223日,在互联网上存在登载或转载该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7个,总点击率57次。

    620081220日至200983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署名“刘晓波”的文章《刘晓波: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http://www.minzhuzhongguo.org/(民主中国)和域名为http://www.renyurenquan.org/(人与人权)的网站,网站服务器均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200781日。该文章截止至20081223日,在互联网上存在登载或转载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8个,总点击率488次。

    720081211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一大队,在互联网上发现并下载了标题为《零八宪章》的文章,该文章存在于域名为http://www.chinesepen.org/(独立中文笔会)的网站,该网站服务器位于境外,显示网络发布时间为2008129日,作者署名为公民群体。同日在域名为boxun.com(博讯)和域名为http://www.minzhuzhongguo.org/(民主中国)的网站,发现并下载了标题为《中国各界人士联合发布<零八宪章>》,网站服务器均位于境外,文章显示发布时间为2008128日和2008129日。上述文章截止至20081212日,在互联网上存在登载或转载该文章的网页链接共计33个,其中境外网站19篇,总点击率 5154次,回复158篇。2009129日,在域名为http://www.2008xianzhang.info/(零八宪章)的互联网站发现该网站首页显示截止至2009129日,《零八宪章》签名共计10390人。

    8)、2009814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对刘晓波使用的电子邮件进行了核查,经查,刘晓波使用的邮箱属境外,通过密码登录邮箱中核实,邮箱发件箱中最早发件时间为2008-11-25,发送的邮件中有30封涉及发送《零八宪章》。

    15、刘晓波签字确认的文章证明:刘晓波对公安机关网络监管部门下载、保存的文章《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刘晓波: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刘晓波: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刘晓波:多面的中共独裁》、《刘晓波: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刘晓波: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零八宪章》及从其电脑中提取的电子文本《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多面的中共独裁》、《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进行了辨认,刘晓波确认辨论的文章是其撰写并发布到互联网上的文章。刘晓波辨论并签字确认的文章,有上述事实认定的煽动性言论。

    16、被告人刘晓波的供诉证明:刘晓波供认其使用电脑撰写上述文章并发布在互联网站上,刘晓波的供述与上述证据可相互印证。

    17、公安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证明:北京市公安局于2008128日晚,到刘晓波的住处北京市海淀区七贤村中国银行宿舍10号楼1单元502号将刘晓波抓获。

    18、原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990)中刑字第2373号《刑事判决书》、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96)京劳省字第3400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证明:刘晓波于1991126日因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免予刑事处分;1996926日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处劳动教养三年。

    19、公安机关出具的身份证明材料证明了被告人刘晓波的姓名、住址等身份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晓波以推翻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利用互联网传递信息快、传播范围广、社会影响大、公众关注度高的特点,采用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发布文章的方式,诽谤并煽动他人推翻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且犯罪时间长,主观恶性大,发布的文章被广为链接、转载、浏览,影响恶劣,属罪行重大的犯罪分子,依法应予从严惩处。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刘晓波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对于被告人刘晓波在法庭审理中提出的辩解及其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庭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已充分证明刘晓波利用互联网的传媒特点,以在互联网上发表诽谤性文章的方式,实施煽动颠覆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的行为,刘晓波的行为显已超出言论自由的范畴,构成犯罪。故刘晓波的上述辩护及其辩护人发表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根据被告人刘晓波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 被告人刘晓波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623日起至2020621日止。)

    二、 随案移送的刘晓波犯罪所用物品予以没收(清单附后)。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述。书面上述的应提交上述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长贾连春
    代理审判员
    郑文伟
    翟长玺
    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顾昕

    扣押物品处理清单
    下列物品予以没收:
    1 笔记本电脑(IBMT43型)1
    2 笔记本电脑(联想牌朝阳700Cfe1
    3 台式电脑(联想牌家悦型)1
    《零八宪章》征求意见稿(随案卷封存)7

2009年12月12日星期六

2009.12.12郭泉颠覆国家政权案终审裁定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2009)苏刑二终字第0043 

原公诉机关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泉,男,196858日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汉族,研究生文化,原系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资料员,住南京市鼓楼区金信花园121001室。因涉嫌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811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
    辩护人程 海,北京周世锋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常伯阳,河南亚太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郭泉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于20091016日作出(2009)宿中刑二初字第0002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郭泉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及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郭泉于2007年下半年至200811月间,撰写并通过互联网多次传播《民主先声》系列文章,诋毁我国现行社会主义制度,攻击我国的政治制度是“一党专制独裁政权”,扬言要“终结全部现存的独裁专制制度”;在互联网公开发布《中国新民党党章(暨施政纲领)》、《中国新民党(CNDP)党建党务大纲》,非法组建“中国新民党”并自任所谓“代主席”,积极发展了刘成功、牟昊、杨士振等“新民党”成员,提出孔强、王喜强等人担任山东、浙江等地党部负责人,号召“新民党”党员交“特别党费”资助“走四方维权工作室”;通过互联网策划了“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活动,要求“全体国民在家,不与专制者合作,不为专制者服务,备齐七天之饮食,静候民主中国来临”,妄图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借帮助部分群体“维权”之名策划推翻社会主义制度。
    上述事实,有经原审法院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经被告人郭泉辨认并签名确认的《民主先声88:中国新民党党章(暨施政纲领)》、《民主先声200:中国新民党(CNDP)党建党务大纲》、《民主先声67:现在谁还认为中国这样的社会是社会主义社会,谁就该下地狱》、《民主先声129:列宁与亨廷顿已经在中国相遇,中共独裁统治即将被终结》、《民主先声287:请全体中国新民党党员为“走四方维权工作室”交纳特别党费》等多篇文章。
    2、证人刘成功、牟昊、杨士振、庞奔、郭剑、李文斌、叶海俊、张永峰、武永健、钱峰、孔强、王喜强、林年锦、徐雪峰等人的证言,均证实被告人郭泉向其发送《民主先声》系列文章,此外,刘成功证实经询问郭泉得到回复后自认为是“新民党”党员,在网上创建了“中国新民党论坛”(谷歌群组)、“声先民主群”,以“新民党党宣部”名义宣传《民主先声》文章;牟昊证实加入“新民党”后,先后创办“华夏之声”杂志、创作《中国新民党党歌》、撰写《大选救国》、《论大中华联邦国的立宪公投》等文章,并将上述文章向郭泉发送,受到郭泉肯定,其还向多人宣传“新民党”;杨士振证实郭泉要求其任“新民党”临沂地区负责人,负责宣传并发展“新民党”,其曾传播过“新民党”纲领并介绍好友入党但未成;庞奔、郭剑证实因认可“新民党”党章而自认为是“新民党”党员,以“新民党”党员身份与郭泉进行交流,郭剑询问郭泉自己能否负责“新民党”山西党部,得到郭泉的认可;李文斌证实曾给郭泉写信要求建立“新民党”大同分部,郭泉鼓励其发展“新民党”基层组织和党员;叶海俊、张永峰、武永健等人证实通过与郭泉网络或电话联系,得到郭泉的回复,自认为是“新民党”党员;孔强、王喜强、林年棉证实郭泉提出让其分别担任“新民党”山东、浙江党部主席、“党校”校长,发展党员或培养“新民党”干部;徐海峰证实郭泉要其为所谓“第二梯队”,并让其与郭泉一起竞选总统。
    3、证人胡正余、龚磊、王康的证言,证实牟昊经常向其宣传“中国新民党”及党章。
    4、证人兰洪波、杨勇、李晶等人的证言,证实通过QQ等网络工具接收或阅读过郭泉撰写并传播的《民主先声》系列文章。
    5、证人许向前及刘成功、张永峰等人的证言,分别证实郭泉通过文章号召“新民党”党员用交“新民党”党费的形式资助许向前的“走四方维权工作室”,许向前合计收到3500余元和郭泉邮寄的电脑一部及刘成功、张永峰等人响应郭泉号召,积极交纳“特别党费”的情况。
    6、证人叶海俊、牟昊、孔明鸣等人的证言,证实阅读过郭泉关于“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相关文章,认为郭泉要求人们开展“七日在家革命”等活动,是要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
    7、证人孙光友、陈冰、王士明、刘法进等人的证言,证实通过电话或网络向郭泉反映军转干部、企业用工等问题,郭泉说他们的情况是进行体制造成的,鼓吹只有进行民主革命,换掉现行制度才能解决问题。
    8、物证“神舟”牌笔记本电脑、“明基”牌笔记本电脑、黑色台式兼容机主机各一台、“新科”牌U盘一只、手机两部及公安机关制作的搜查笔录、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勘验检查照片记录表、提取电子证据清单,证实公安机关对被告人郭泉位于金信花园21001室住处和南京师范大学办公地点进行搜查,扣押郭泉上述物品,以及经检查,在电脑及U盘中发现大量《民主先声》文本文件、被告人郭泉使用QQMSNSKYPE即时通讯软件账号向他人传送《民主先声》文章的记录,经郭泉辨认并确认的情况。
    9、公安机关制作的远程勘验工作记录,证实被告人郭泉撰写的《民主先声47:中国必须尽快实行多党竞选的民主体制,否则风起云涌的人民起义将横扫一切专制统治》等《民主先声》系列文章在“中国事务”、“大纪元”“博讯”、“希望之声”、“自由亚洲电台”、“看中国”等网站公开发布的情况。
    10、公安机关制作的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电子数据提取报告、司法鉴定书、指认笔录、指认照片、调取证据通知书等,证实对杨士振、刘成功、许向前、牟昊、陈旭东电脑进行电子证据检查时,发现其中存有《民主先声》文章。
    11、公安机关制作的远程勘验工作记录、经刘成功确认的网站截屏资料,证实牟昊向郭泉发送《中国新民党党歌》、《大选救国》、《论大中华联邦国的立宪公投》等电子邮件并被郭泉收到或打开阅读,以及在刘成功邮箱内发现大量《民主先声》文章及其以“成功”、“中国新民党”等用户名在境外网站发布《民主先声》文章的情况。
    12、公安机关依法提取的被告人郭泉与刘成功、徐雪峰、杨士振、王喜强等人的网络聊天记录,证实郭泉向其发送《民主先声》文章并要求杨士振任“新民党”山东临沂党部的“代理主席”、提出让徐海峰与其共同竞选总统并为所谓“第二梯队”等事实。
    13、公安机关依法提取的被告人郭泉与牟昊、庞奔、郭剑的手机短信记录,证实牟昊、郭剑向郭泉汇报成立所谓“中国新民党大中华联邦国制宪委员会”,“山西党部”以及郭泉明确要求党员庞奔不可以个人身份加入共产党等事实。
    14、公安机关依法提取的许向前、刘成功、张永峰、陈耀的银行卡交易明细、汇款记录等,证实刘成功、张永峰、陈耀分别向许向前汇款100元、500元、1000元的事实。
    15、南京市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处罚告知笔录,证实被告人郭泉因于2008513日以虚构的数十名专家组成的“中国新民党赈灾委员会”名义在互联网上利用“5.12”汶川大地震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于2008518日被行政拘留10日。
    16、南京市公安局出具的《关于郭泉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补充侦查委托函》,证实本案补充侦查期间,宿迁市公安局委托南京市公安局进行侦查。
    17、公安机关出具的发破案经过、抓获经过等说明,证实被告人郭泉系被抓获归案。
    18、郭泉的户籍信息、南京师范大学人事处出具的“关于郭泉任职情况的说明”,证实郭泉出生于196858日,案发前在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资料室资料员岗位工作。
    19、被告人郭泉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自2007年下半年以来,通过网络组建旨在反对“共产党独裁统治”的“中国新民党”,并积极发展党组织和成员,通过网络发布大量《民主先声》系列文章及策划了“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活动,向部分“维权”群体灌输造成他们现状的根源在于“共产党的独裁统治”的思想以及自己在互联网使用的QQMSNSKYPE等即时通讯软件的账号等情况。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郭泉通过互联网非法组建“中国新民党”,并通过互联网发表大量反动文章,发展党员,策划“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活动,组织、策划、实施颠覆我国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且罪行重大,依法应予惩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被告人郭泉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查获供犯罪使用的电脑、U盘等物品,予以没收。
    上诉人郭泉上诉称:
    1、自己只是反对中国共产党独裁、宣传民主理念,行使宪法权利,并无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原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2、颠覆国家政权罪系组织犯罪,原审判决仅追究其一人刑事责任,有违组织犯罪本质。
    3、原审法院没有就其无罪的证据进行举证、质证,属程序违法。
    郭泉的辩护人主要辩护意见为:
    1、郭泉不仅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相反其行为能够促进民主,巩固国家政权,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郭泉的行为依法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
    2、原审判决没有查明郭泉是否有传播《民主先声》文章的行为,属认定事实不清;原审法院剥夺辩护人的举证权,据以定案的主要证据系侦查机关非法从国外网站取得,347篇《民主先声》文章未经出示、辨认和质证,且控方证人无一人出庭作证,上述情形均属程序违法。
    3、基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且程序违法,二审法院应依法开庭审理。
    本案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相同。原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且列举的证据均在庭审中经过举证、质证。上诉人郭泉及其辩护人在本院审理中,未提出新的证据。本院对一审判决书所列举的证据予以确认。
    关于郭泉“自己只是反对中国共产党独裁,宣传民主理念,行使宪法权利,并无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原审判决认定其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郭泉不仅没有颠覆国家政权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相反其行为能够促进民主,巩固国家政权,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郭泉的行为依法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辩护意见,经查,经郭泉辨认并签名确认的《民主先声》文章、郭泉供述、证人叶海俊、孔强等人的证言、公安机关依法提取的郭泉与刘成功、牟昊等人的网络聊天记录、手机短信记录以及制作的相关电子数据提取报告、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远程勘验工作记录等证据足以证实郭泉撰写《民主先声》文章并通过网络予以传播,非法组建政党,发展党员以及策划“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活动的事实。郭泉撰写并传播《民主先声》文章中存在大量诋毁现行社会主义制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内容,且相关人员在阅读郭泉向其发送的《中国新民党党章(暨施政纲领)》、《中国新民党党建党务大纲》等《民主先声》文章后,自认为是“新民党”党员并开展活动。上述系列证据证实郭泉不仅具有颠覆国家政权的主观故意,而且还实施了非法组建政党、发展党员、策划“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具体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并对国家安全造成了实际危害,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关于郭泉“颠覆国家政权罪系组织犯罪,原审判决仅追究其一人刑事责任有违组织犯罪本质”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审判决基于郭泉的具体行为和危害结果,认定其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且属罪行重大,并据以定罪量刑,不仅有事实依据,也有法律依据,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郭泉“原审法院没有就其无罪的证据进行举证、质证,属程序违法”的上述理由及其辩护人“原审判决没有查明郭泉是否有传播《民主先声》文章的行为,属认定事实不清;原审法院剥夺辩护人的举证权,据以定案的主要证据系侦查机关非法从其他国家取得,347篇《民主先声》文章未经出示、辨认和质证,且控方证人无一人出庭作证,上述情形均属程序违法”的辩护意见,经查,其一,郭泉对侦查机关提取的《民主先声》系列文章系其所写并通过网络向外传播不持异议,相关证人证言亦证实郭泉向其传播《民主先声》文章,侦查机关制作的电子数据提取报告、电子证据检查工作记录、远程勘验工作记录等亦能与上诉人供述及相关证人证言相互印证,足以证实郭泉撰写并向外传播《民主先声》系列文章的事实;其二,侦查机关出于维护国家安全和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依法履行职责提取的证据符合法律规定,具有证据证明效力;其三,公诉机关在一审法庭调查中,依法出示了据以证实郭泉犯有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民主先声》系列文章,均有经郭泉辨认并予以确认的签名,且经过法庭质证,依法具有证据证明效力;其四,关于证人证言问题,公诉机关向原审法庭出示并经质证的证人证言笔录,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形式,取证主体和取证程序合法,且与犯罪事实存在关联性,依法具有证明效力;其五,关于原审法院剥夺上诉人及一审辩护人举证权问题,经查,郭泉及其辩护人在一审庭审中要求出示的证据,与案件事实没有实际联系。综上,郭泉该点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关于辩护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且程序违法,二审法院应依法开庭审理”的辩护意见,经查,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郭泉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原审判决认定郭泉犯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事实,有物证、书证、证人证言、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证实、郭泉亦对撰写并传播《民主先声》系列文章、非法组建“新民党”并发展党员以及通过互联网策划“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活动不持异议,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依法可以不开庭审理,故辩护人要求二审开庭审理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
郭泉通过互联网非法组建“中国新民党”,并通过互联网发表大量反动文章,发展党员,策划“七日在家革命”、“民主革命蓝色运动”等活动,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且罪行重大,依法应予惩处。上诉人郭泉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吴天明
     代理审判员 陈晓钟
     代理审判员 蒋凌军
    
     OO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陈飞翔

2019.12.5网络政治犯周报(总第18期,2019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

一、                       新悉网 络 政治 犯 1.        2019.11.29 得悉: 广西北海王某 华因在微信支持香港抗争被行拘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status/12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