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1日星期三

2019.7.31网络政治犯动态:朱承志在看守所获得律师会见



【民生观察2019731日消息】律师再次赴苏州看守所顺利会见湖南著名维权人士朱承志,称老朱非常乐观,精神矍铄信念坚定。朱承志称自己不畏惧坐牢,非常想念大家,并向朋友们问好。翌日,律师顺利阅卷。
据悉,缘于家属的敦促,本月周一(29日)律师顶着炎炎烈日再次来到江苏苏州市第一看守所,下午非常顺利地会见到了因去年4.29到苏州灵岩山为林昭扫墓,而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的著名维权人士朱承志。
朱承志看到律师前来会见非常高兴。
知情人士称,朱承志目前精神状态良好,信念坚定,并坚称自己无罪,且不畏惧坐牢。老朱说,非常想念大家,向朋友们问好。
此次律师会见朱承志历时一个多小时顺利结束,无干扰。
翌日(30日)上午,律师又来到苏州吴中区法院,就朱承志被涉嫌“寻衅滋事案”要求阅卷,发现检方控告朱承志的“罪证”信息量很大,约有14个案卷、9张光盘,全部是关于朱承志从2010年至今在境外网络平台推特(Twitter)及脸书(Facebook)言论问题。律师复制了一份卷宗便匆匆离开了法院。
下午,律师又应朱承志之托,来到苏州第一看守所为老朱送去两条过膝短裤便离开了苏州。

2019年7月30日星期二

2019.7.30网络政治犯动态:李文足探视王全璋并申请保外就医


李文足再会王全璋并申保外就医
https://msguancha.com/a/lanmu13/2019/0801/18818.html

【民生观察2019731日消息】“709”案王全璋律师被送至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已有三个月,日前,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再次进行了会见,原本开心的事情反而在会见后心存担忧,王全璋除了已有三颗牙齿掉落之外,还少语寡言,对妻子的探望忧虑重重,并坦言有压力。
据了解,周二(730日)一早,李文足在王峭岭、刘二敏以及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的陪同下从北京赶到山东临沂监狱,探望一个月只准会见一次的王全璋律师,同行者还有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和王全秀的女儿以及一日本媒体记者。此次会见是李文足在王全璋被送临沂监狱后三个月时间里的第二次,上一次会见是在628日。

据陪同者王峭岭介绍,临沂监狱此次在硬件方面有所变动,在距离会见时一定距离的马路上整个路面安装了电动伸缩大门,而路边的绿化带安装了铁丝网,致使路人无法进入。628日以及520日家属要求会见时临沂当局曾出动洒水车进行驱赶,路边的绿化带缓解了家属被水喷湿的情况。而加装的伸缩大门则“合理”地阻隔了陪同者进入会见室范围进行拍摄和声援。
据称,众家属到达临沂监狱现场后随即出现众多不明身份人士,其中有多名人士在过往几次家属要求会见的现场出现过,属于熟面孔。当局还派出街头商业宣传车辆进行干预,众多不明身份人士则利用雨伞遮挡家属拍摄和录像,而同行的日本媒体记者进行拍摄期间,手机不慎被不明身份人士抢夺,未能追回。

下午四点多,李文足在会见完毕后向监狱方递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监狱派出一名工作人员接收,并回应家属称会向上级领导汇报,等有消息了会通知家属。
根据李文足事后通报称,王全璋明显受到强大压力,因此比较抗拒妻子的探望以及担忧妻儿会因此受到牵连。王全璋在与妻子的交谈中多次叮嘱妻子不便前来,并坦言有所压力,特别是妻子每次前来都有多位家属陪同以及有外媒记者跟踪报道,承认监狱方就此情况对其施加压力。而王全璋与妻子交谈中基本未有对妻儿的挂念之类的温情问候,反而更多的是背台词式的言语,并时不时出现记忆障碍,中途突然想起了就继续补充,而诸多言语则是出现多次重复唠叨的情况,由此可以看出会见之前曾遭到当局的告诫以及提示,形同复读机模式,被动(被迫)配合当局的调排。同时,王全璋向妻子提到(曾被用来威胁的言语),出狱后会被继续监视控制,不可能轻易会有自由,并称出狱后只能住在济南,不能返回北京。
李文足表示,原本以为过了一个月后,这次会见丈夫会比上一次要正常点,但却令人更为失望,感觉胸口憋得喘不过气来,仿佛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会见完后双脚都感觉发软,原本这么熟悉的丈夫,而今却被折磨成这样,脑子里全是担忧和不安,想起释放已有几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双脚浮肿严重都不允许自由看病,无法想象王全璋释放后被监控起来的情况。
针对王全璋在两次家属会见时表现出的异常状况,网友刘先生分析认为,当局至今为止一直还在迫害王全璋,只不过之前的三四年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虐待折磨,而现阶段因为每月一次的家属探视,因此肉体受虐的情况会有所减少或者已经停止,但从李文足的两次会见情况来看,当局对王全璋实施的精神折磨无可否认,或者说是之前三四年所有迫害的延续。从王全璋言语中透露的些许对妻儿安全的担忧来看,当局利用其妻儿作要挟迫使王全璋低头妥协的可能性是必然的事情。



2019年7月29日星期一

2019.7.29网络政治犯动态:黄琦被重判12年

杰出的网络反抗者黄琦被中共国重判12年


据伪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消息:2019年7月29日上午,绵阳中院对黄琦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一案宣判,认定黄琦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
据民生观察网揭露,中共当局这次重判黄琦的借口是泄露国家秘密与为境外提供秘密,而真实的情况却只是一份涉及迫害黄琦的当地区政法委批文,由陈天茂、杨秀琼传给了黄琦。而这份材料在庭前会议后,律师们就作了如下分析:
首先,管辖权提出异议。此案不应归绵阳市司法系统管辖,因为黄琦生活在成都,六四天网是黄琦一个人在运作,至于是否为境外提供信息,是黄琦一个人的事情,与另外两位被告人没有关系。陈天茂和杨秀琼将此报告传递给黄琦,三人没有合谋提供给境外的共同故意。法院的意见为,陈天茂与杨秀琼生活在绵阳,秘密的来源地是绵阳,绵阳是犯罪地管辖权。对此双方争执非常激烈。
其次,是否存在本案中的绝密文件存在很大争议。本案关键证据是一份《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方诉求办理情况及相关问题的报告》由陈天茂拍摄,发给杨秀琼,杨秀琼转发给黄琦。法院说,这个份证据被四川省国家保密局鉴定为绝密级国家秘密,不允许阅读和复制。据当事人说,该当时得到的《报告》照片上,没有显示密级,没有印章,没有抄送部门,只是一个文稿。是绵阳市游仙区涪江街道办事处的人,主动将文件提供给陈天茂,而且帮助其翻页进行拍照。因为律师们不能阅到保密卷宗,不能看到《报告》原件甚至复印件,推测该密级是事后鉴定,甚至是当局设置的一个构陷黄琦和六四天网的陷井。
第三,要求公开审判。因为辩护律师以及被告看不到国家机密的文件存在,本案无秘密可言,应当公开审理。另外,即使有国家机密,涉及机密部分的,可以不公开审,其他部分应当公开审,比如有关六四天网报道敏感信息的事实,即有关报道访民的消息。
第四、申请证人出庭。辩护律师申请当地公安局保存国家机密的相关人员,街道办事处持有该《报告》的人员,请求他们出庭作证。因为,提供文件给黄琦的人,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当地公安局的人与街道办事处的人合谋将文件给了陈天茂,他们理应出庭接受法庭的审查,以便查明本案《报告》文件的来源,以及查明有关公安局人员和街头办事处人员是否有权限持有国家机密的绝密文件,以及查明他们是滞涉嫌犯罪。

第五、调取录像证据。本案案卷中所有的审讯笔录没有当事人的签名,无法核实是否是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辩护律师申请调取审讯时的监控录像,以确定笔录的内容是否真实,以及是否存在刑讯逼供。尤其,本被告人杨秀琼和陈天茂称,他们在审讯时被殴打,且对杨秀琼使用下流的手段,被告人黄琦单独禁闭等酷刑。杨秀琼称实施酷刑的人是当地国保警察罗兵等人。三人都否认犯罪。
然而,律师的分析与要求没有得到中共执法当局的任何采纳,绵阳法院于今年元月14日,居然秘密开庭审理黄琦案。到今天如此重判黄琦,本质上就是赤裸裸的构陷。
黄琦先生因几度坐牢,身心倍受折磨,身体落下多种疾病,尤其肾功能严重衰竭,心脏的冠心病等等,都是很难治疗的绝症。又加在监狱被虐待、殴打、频繁而长时间的审讯等等,使黄琦身体出现严重危机。家属依法虽几番申请保外就医,但均被有关部门拒绝。据知情人透露,当局要黄琦认罪,而黄琦对从事人权工作拒不认罪,以致遭到当局持续酷刑迫害。现在重判黄琦,事实上就是公然谋杀,是使黄琦无法再活着走出大牢。
黄琦,1963年出生于四川。毕业于四川大学无线电子系,1998年成立了“天网寻人事务所”,1999年设立“六四天网”网站。黄琦所创建的原“天网寻人”网站,曾受到包括人民日报、央视,以及数千家国内外媒体高度赞誉。1999年,获得中国互联网大排名第二。天网共同创办人,其前妻曾丽2000年底还获颁“中华爱国之心”光荣称号。由于网站同时还登载各种批评时政的文章,引发中国当局的关注。2000年2月,原四川省国安人员卜列平等人到天网寻人事务所与黄琦发生冲突,黄琦被打伤。这一事件引发极大反响,随后中国当局查封了天网网站。同年4月15日,在一家美国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帮助下,天网网站重新开张。2000年6月3日即六四事件十一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黄琦被警察逮捕。在被捕近三年后,2003年5月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5年。黄琦被捕后,引起世界广泛关注,美国政府及数百家国际组织抗议中国大陆对黄琦的迫害。中国国内民间对司法裁定有巨大的争议和质疑,认为事实和证据都不能成立,并认为这是当局一直拖到近三年后才判刑的原因。2004年6月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和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2届互联网自由奖”。

2005年6月4日,黄琦刑满获释。2006年4月28日,六四天网公布了中国第一个八九死难者索赔初步成功的消息。12月31日,黄琦改组六四天网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综合性人权组织。6月3日,获第六届中国人权青年奖。2007年1月26日,成立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丹麦联络处。2007年6月,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在美国成功注册。2007年2月,黄琦获赫尔曼·哈米特奖。

2008年中国汶川大地震后,黄琦积极参与救灾活动,同时为地震中死亡学生的家长提供帮助,而且在网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6月10日晚,黄琦和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两名工作人员吃饭时被几名身份不明的人强行塞进一辆汽车带走。6月16日上午,黄琦母亲蒲文清收到当局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黄琦的通知书。7月,黄琦被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正式起诉。2009年11月23日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对黄琦案进行了宣判,法院以“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三年。12月5日,魏京生基金会将第六届“中国民主斗士奖”颁给尚在狱中的黄琦和杨天水。

2011年6月10日黄琦刑满出狱,再次投身中国人权事业。2016年11月28日,黄琦在家中被警方带走。12月16日黄琦母亲得到官方通知称黄琦因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而被正式逮捕,一直羁押两年多后,才于2019年元月14日秘密开庭审理,直到半年后的今天如此重判。黄琦多位辩护律师早前被迫解除委托代理,有律师分析,以黄琦的性格,必会提出上诉。
曾经担任黄琦律师的隋牧青认为,黄琦被重判在意料之内。因为当局是借黄琦案打击民间组织,黄琦曾公开批判当时的四川省委书记。在开庭前几个月,黄琦的多名辩护律师,隋牧青、刘正青、李静林等相继被解聘。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则被软禁。
今年初以来,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受到当局软禁,外界无法得知蒲文清有无参加旁听。四川访民周女士对本台说:“他妈妈被政府管得很严,连下楼都不行。她家里住着医院派来的三、四个人照顾她的生活,绵阳市公安局国保就在她家对面租了房子,就在那儿守着。大概有六、七个人。”
隋牧青说:“2017年2月,我出任黄琦辩护律师,直至2018.1被吊销执业证。期间会见黄琦三次,目标只有一个:争取黄琦获释就医,因其身患绝症,久困必亡。营救以彻底失败告终,我和刘正清律师相继被吊销执业证。 这张黄琦狱中照片,是我第一次会见时拍摄,很不易,有点惊心动魄的味道。为其保留了一份永久纪念。”
 

参见:https://msguancha.com/a/lanmu2/2019/0730/18810.html;https://twitter.com/lawyer_sui/status/1156015472493527041;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07292019084653.html






2019年7月28日星期日

2019.7.28网络政治犯动态:中共公布近期对9名网络亲日辱华青年逮捕判刑等处罚

2019年7月28日,辽宁大连、安徽淮南、安徽宿松、湖北武汉、湖北宜昌、江苏南京公安显然是奉命统一发布近期对9名网上所谓亲日辱华人士的处理,从判刑1年2个月至批评教育不等。

其中安徽叶某扬等四人因出售个人信息已于2019年3月19日被伪宿松县法院判刑一年零二个月至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不等;安徽张冬宁(22岁)和辽宁卢世宁(36岁)因创作发表“战豚”“橘豚”系列漫画,分别在2019年5月、4月从日本到中国后被抓,现已被以寻衅滋事罪批准逮捕;湖北张某曦(24岁)近日被以“煽动民族仇恨、丑化国家形象”为由被批准逮捕、李某龙(17岁)则以相同理由被批评教育;江苏戴某翼(20岁)被以发表精日言论涉嫌寻衅滋事为由于2019年5月15日被刑拘。

资料:



安徽女孩画“猪头人身”漫画讽时弊 被指“辱华”遭逮捕

Posted on July 30, 2019
中共当局以“精日”、“辱华”之名抓捕多名人士,其中一位安徽女生通过漫画嘲讽“山东大学学伴事件”、“爱国五毛”、“老兵上访”、“中国人境外不文明”等,其中一幅画中还出现穿着皇帝服装的“猪头人身”,被控“辱华”遭捕。(文后附该女生漫画作品)
728日,安徽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公安分局通报称,破获一起境内外“精日”分子利用互联网实施“辱华”违法犯罪活动案件。有“精日”分子在境内外网站上发布以中国大陆境内热点舆情事件为背景的“辱华”系列漫画.22岁的安徽淮南女孩张某宁被指控创作“猪头人身”系列侮辱中国人形象的漫画作品,先后制作“辱华”漫画300余幅提供给在日华人卢某宁。
通报指控该漫画作者“刻意歪曲中国历史事实,曲解国内外热点新闻、事件,以讽刺、丑化中国人生活习惯等为主题。恶毒攻击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伤害中华民族感情,践踏我民族尊严”。
“安徽淮南检察”微信公号发布了题为《事发淮南:“猪头人”敢辱华?捕!》的通报,称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对其逮捕。同时通报公开该漫画女生微博账号为“橘豚月月抽”,微博头像为“猪头人身”、身穿黑色汉服的女生。
有网友公开,漫画女生为22岁的淮南女生张冬宁,阳光开朗的她在生活中很关注社会公共事务,显示出与当代中国大陆境内大多年轻人不同的精神追求和价值取向。

在一幅漫画作品中:一头猪穿着背心在看电视,简陋而狼籍的空间里是吃剩的方便面和弄脏的卫生纸,几本中国杂志随地丢,还有一本杂志为比基尼美女像。墙上悬挂世界地图,电视上也正显示是一张中国地图。令人联想中国爱国五毛在网络上大喊“中国一点也不能少”的情景。
另外一幅漫画可以直接对号近期沸沸扬扬的“山东大学学伴事件”,漫画中间一排为3个代表欧美白人、非洲黑人和阿拉伯人的外国人,表情张狂;前排是3个猪头人身的中国女生,而后排象征官吏的三个猪头人身中,有一个还穿着皇帝服装。
接下来的漫画是三个外国人乘机离去,3个胖猪妞竟然生了3个小猪,其中一头小猪是黑色的。
在一幅题为“自助餐厅”的漫画中,一群猪在争抢自助餐;另外还有“老兵上访”等主题的漫画。
每幅漫画确实让人立即联想并对应中国热点事件。但目前“安徽淮南检察”已删除该内容。但相关漫画在网上热传。中国境内网站,大量“正惩民族败类”的声音舆论明显带有引导性质。
但亦有为数不少的声援声音。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六四画家武文健都表达了对当局滥捕和打压言论自由的不满。也有网友发问:写《西游记》的吴承恩算不算辱华?在推特等海外社交媒体,网友套用中共喉舌央视主播康辉近日煽动民族情绪、指责美国的话语“荒唐得令人喷饭”来形容该事件。
北京知名历史学者章立凡在推特上评论道:这让人想起了文革时的“批黑画”运动。
有评论人士认为,中共当局这一波操作疑有香港年轻人抗议的背景下,担忧中国大陆境内年轻人效仿,以此威慑年轻人及强化“民族情绪”。
(本媒特别声明:请勿对号入座!此新闻的主题是中共对网络异议言论的封锁和打压,本媒支持公民言论表达自由。本文记者作为华人,不认为相关漫画伤害了个人的民族感情。本媒不涉种族歧视。)

附,安徽女生漫画作品:








China Jails 22-Year-Old for Drawing ‘Insulting’ Cartoons

BY EVA FU
August 1, 2019 Updated: August 5, 2019

In China, lacking a nationalist spirit has become the latest crime, as the story of a 22-year-old college graduate attests.
Zhang Dongning has taken to using Japanese-style caricatures to depict trending social issues. Over the past two years, the cartoonist from Anhui Province has produced a pig-themed series of over 300 satirical cartoons, depicting trends such as the traditional Han couture craze, veterans demanding their unpaid retirement benefits, and Chinese tourists’ Thailand buffet frenzy. All Chinese characters in the artworks appear pig-headed, and she names them “pigple.”
Ahead of New Year’s Day, when China officially transitioned into the Year of the Pig, Zhang posted another pig-themed caricature “celebrating” the occasion: a map of China in the shape of a grim-faced, prostrated pig, vermilion in color, on which various pig-headed figures pop up protesting the recent scandals across China. Five yellow stars appear prominently on the top left corner, referencing the flag of communist China.
Authorities Take Issue
On July 28, local authorities in Tianjia’an, a branch of the Huainan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nnounced that Zhang had been arrested for being “Jingri” and insulting China. Literally translated as “Japanese in spirit,” the term “Jingri” became popular among mainland Chinese last year as a somewhat derogatory reference to Chinese nationals who identify themselves more with Japan than their own country.
The police accused Zhang of “insulting Chinese people’s image, intentionally distorting China’s historical facts, and misinterpreting trending news in China and overseas,” according to the statement.
[The cartoons] had seriously hurt Chinese feelings and trampled on national dignity, the impact on society was very damaging,” the statement read, adding that the officials decided to arrest Zhang to prevent “future criminal activities” and “clean up internet space.”
The statement also said that the police had launched a probe in October 2018 after the “insulting-China” cartoon series came to their attention.
On the same day as the announcement, police from five other regions in the country also announced the arrest of eight other so-called “pro-Japanese” individuals, including someone surnamed Lu who allegedly colluded with Zhang. Both had seen their accounts on Weibo, the Twitter-like platform where they circulated the cartoons, deactivated by the police.
Netizens Speak Out
The jailing of the young cartoonist has sparked outrage across China’s internet. Critics have attributed Zhang’s arrest to an intensifying censorship campaign online and in the media being drummed up a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epares for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regime’s founding.
Nie Chenxi, the vice director of China’s Publicity Department in charge of disseminating propaganda, has issued directives asking local offices to “stand on political high ground to modulate every television episode, every documentary, and every cartoon,” and be watchful “every second” for anything that deviates from the “official main theme” or “sensitive topics,” state media reported.
What’s wrong with Zhang Dongning doing a pig-themed cartoon series? It’s the Year of the Pig, and many families have affectionately called their newborns ‘baby piggy,’”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Gao Yu said in Zhang’s defense. A prominent dissident herself, Gao had once been detained for seven years for her reporting on China’s elite-circle politics.
Some internet users said that they identified with what Zhang portrayed and questioned the validity of the so-called crime.
What kind of crime is being ‘Japanese in spirit,’ can the officials please come out and give an explanation?” one person wrote on Weibo. “The criminal law needs to make space for dozens of blanks for the new criminal charges.”
What I eat is tainted food, what I drink is tainted water, what I breathe is tainted air,” another wrote. “Thank you for depicting the truth.”
No Legal Basis
Several Chinese lawyers also wrote analyses further refuting the authorities’ claims.
For insulting charges, the target of the crimes can only be individuals and not a group, there needs to be specific victims,” Shandong lawyer Fu Wen wrote in an article on Weibo. “For this case, if there is any victim, it would be all Chinese people, but there’s a question of whether every Chinese person would think that their personal dignity and reputation have been harmed.”
Beijing-based lawyer Zang Qiyu has publicly announced on Weibo that he was willing to defend Zhang free of charge.
The lawyer said that neither “insulting China,” nor being “spiritually Japanese,” constitute a criminal offense.
It’s a cartoon rendition of a real-life situation,” Zang told Inkstone. “If you charge Zhang for insulting the dignity and reputation of all Chinese, that would not work. For one, I’m not insulted by her work. And I’m Chinese.”
Follow Eva on Twitter: @EvaSailEast


一天之内警情通报“六连发”!多名“精日”分子被抓获

2019-07-29 09:59:22  来源:微信公号“共青团中央”
2019728日,辽宁大连、安徽淮南、安徽宿松、湖北武汉、湖北宜昌、江苏南京警方发布警情通报,抓获多名“精日”分子和为“精日”群体提供服务的人员。
散布“辱华”漫画  大连男子被刑拘
@大连市沙河口公安分局 通报,大连警方近日逮捕一名反华“精日”分子卢某,因其在境内外网站上大肆散布“反华”、“辱华”漫画作品,持续发表煽动“反华”、“仇华”和抹黑国家形象的“精日”言论,现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安徽省@淮南田家庵公安在线 728日发布警情通报,依法逮捕反华“精日”分子张某宁。

大连警方在工作中发现,有人在境内外网站上大肆散布“反华”、“辱华”漫画作品,持续发表煽动“反华”、“仇华”和抹黑国家形象的“精日”言论,立即开展立案侦查。
经缜密侦查,专案组查明了该人的真实身份,全面固定网上违法犯罪活动证据,在反华“精日”分子卢某(男,36岁,辽宁大连人)从境外回国时将其抓获,并依法刑事拘留。
现已查明,犯罪嫌疑人卢某受境内外“精日”分子影响,长期坚持“反华”、“仇华”思想,持续利用境外互联网散布“辱华”言论。


20181月开始,卢某伙同张某(女,22岁,安徽淮南人,已于20195月被安徽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共同炮制系列“辱华”、“反华”、“仇华”漫画,由卢某负责在网络平台炒作,先后发布违法有害贴文140余篇,肆意散布分裂国家、宣扬民族仇恨的极端负面言论,恶意歪曲我国历史,侮辱诽谤中华民族和全体中国人民,煽动族群对立,伤害中华民族感情,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该人还伙同境内外“精日”群体大肆向境内青少年学生传播反华“精日”思想,拉拢蛊惑不明真相的青少年加入“精日”群体,利用互联网成立非法组织,长期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妄图利用日本军国主义思想进行渗透。
目前,犯罪嫌疑人卢某已被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安徽省宿松县公安局728日发布警情通报,反华“精日”分子叶某扬等4人,涉嫌网上出售公民个人信息,为反华“精日”群体提供服务,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至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不等的刑罚。
叶某扬等四人被判刑

@平安光谷 728日发布警情通报,依法逮捕“精日”份子张某曦。
张某曦被逮捕通报


 @平安夷陵 728日发布警情通报,抓获反华“精日”分子李某龙,认错态度较好,主动交代其他“精日”分子的网上违法犯罪活动线索,被公安机关批评教育。
 
李某龙精日被批评教育

南京市公安局建邺分局728日发布警方通报,新浪网民戴某翼因公开发表“南京大屠杀是假的”等反动“精日”言论,因涉嫌寻衅滋事警方将带某翼刑事拘留。
戴某翼被刑拘


【立此存照】因创作辱华漫画,橘豚被抓

CDT 编者按:日前,淮南市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漫画作者张某宁(橘豚)因用“猪头人身”系列漫画辱华而被抓。大连市沙河口公安分局发布消息,因传播橘豚漫画,卢某从境外回国时被刑事拘留。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9/07/%E3%80%90%E7%AB%8B%E6%AD%A4%E5%AD%98%E7%85%A7%E3%80%91%E5%9B%A0%E5%88%9B%E4%BD%9C%E8%BE%B1%E5%8D%8E%E6%BC%AB%E7%94%BB%EF%BC%8C%E6%A9%98%E8%B1%9A%E8%A2%AB%E6%8A%93/





2019.12.5网络政治犯周报(总第18期,2019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

一、                       新悉网 络 政治 犯 1.        2019.11.29 得悉: 广西北海王某 华因在微信支持香港抗争被行拘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status/12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