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2019年7月22日星期一

2019.7.22网络政治犯动态:鲍乃刚、邵明亮即将分别于湖北、江苏开庭

1.湖北鲍乃刚案将于7月25日开审

据民生观察网消息,湖北老兵、活跃维权人士鲍乃刚寻衅滋事案将于2019年7月25日在湖北京山市开庭。共匪当局指控鲍乃刚“利用境内外网络社交软件大量编造、散布虚假信息,恶意抹黑、污蔑、攻击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及中国现行社会制度”,共匪当局所举罪证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鲍在推特账号“鲍乃刚@bzvip9a0ri6bncs”上编造、散布恶意抹黑、污蔑、攻击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及中国现行社会制度的虚假信息共计352条,其所编造、散布的虚假信息被回复数195次,被转推数1173次,损害 了国家形象、危害了国家利益
其中:2017919日发布了虚假信息中国共产党为“中共盗国贼”、201797日发布了虚假信息中国共产党为“邪恶组织”;2018128日发布了虚假信息“中共的邪恶超过了任何专制皇帝”等
2017924日发布了虚假信息“计划生育,活摘器官, 计划死亡是中共邪恶的重要标志”等。2011115日发布了虚假信息“中国在中共的主导下, 已经建成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这与现代人类文明相悖,是邪恶社会的标志”等。
2017912日发布了虚假信息“这里只有监规,没有也不会有所谓的法律,任何一条法律套到中共脖子上的时候就会 被中共破坏.没有规定的法条中共都可以随时创建,例如海祭罪。他们现在连计划死亡,活摘器官都在做,他们还有什么恶做不出来?”等

第二,鲍乃刚利用国内网络社交软件微信平台大量编造、散布虚假信息,起哄闹事
第三,鲍乃刚对多起刑事案件进行网上炒作、现场声援,妄图制造影响,给党委、政府及司法机关施压,干扰、影响案件的审理、判决
 

鲍乃刚,男,1966年6月3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湖北省京山县宋河镇人。复转军官,曾在绵阳市北川县经商,
1992年退伍后,鲍乃刚发现他的档案被有关部门偷梁换柱,经多次反映无果后,只好作罢。
鲍乃刚的父亲鲍述忠曾是一名中共老政协委员,1998年后因生计问题被京山城管殴打至重伤偏瘫,从那时起鲍乃刚开始上访,无奈公检法部门都推诿,律师媒体都偏袒打人凶手,多年的上访维权,其结果是换来多次入狱。 2003年,被当局栽赃入监两年。之后,鲍乃刚的父亲因遭殴打致重伤在卧床7年后死亡,当地政府部门也是无人问津。  在此过程中,鲍乃刚积极关注公共事件,并作为一名志愿者投身于2008年四川的抗争救灾活动中,曾受到绵阳志愿者协会的书面嘉奖。

 2011年2月,因在网上响应茉莉花革命,被绵阳市北川芜族自治县公安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于绵阳看守所,后羁押于绵阳市看守所长达9个月,之后被逮捕,同年11月21日被取保获释送回原籍湖北。
2014年,鲍乃刚的弟弟在佛山一家公司打工时从高处坠落致重伤后死亡,该公司为了逃避责任不尽责处理此事,还将他母亲打伤,后联合公安机关把鲍乃刚拘留,其弟尸体至今在广东佛山南海看守所停放,鲍乃刚一直坚持不签字不火化。此次,再次抵达北京准备上访维权的鲍乃刚,被当地维稳人员强制带回并刑拘抄家。
2017年2月10日,鲍乃刚因旁听武汉王芳涉嫌寻衅滋事案庭审遭户籍地京山县公安局行政拘留3日处罚。 2017年2月17日,鲍乃刚向京山县人民法院对京山县公安局提起行政诉状,要求撤销京山县公安局京公(宋河)行决字11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恶意剥夺公民权利的京山县公安局向公众公开道歉。 2017年2月21日,京山县人民法院对鲍乃刚诉京山县公安局行政起诉一案予以受理,并决定立案审理。 2017年3月20日,鲍乃刚接到京山县人民法院通知,案件将于2017年4月5日上午8:30在京山县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开庭审理。
 2017年3月22日,鲍乃刚在网上公开发布行政诉讼募集资金倡议书。 2017年3月23日,鲍乃刚委托湖南律师罗立志、卢京美担任其诉京山县公安局案代理人。 2017年3月28日,湖北维权公民陈剑雄(实名:陈进新)向京山县人民法院申请就鲍乃刚诉京山县公安局一案作为证人出庭作证。 2017年4月4日,鲍乃刚通过网络公开发布高调诉讼京山县公安局的理由。 2017年4月7日,鲍乃刚向京山县人民法院申请使用最大法庭公开审理其诉京山县公安局一案。
2017年4月10日,鲍乃刚接到京山县人民法院电话,被告知诉京山县公安局一案庭审再次延期,具体时间另外确定。 2017年4月17日,鲍乃刚就不服行政拘留诉京山县公安局一案发起维护公益权益轻松筹项目,期望更多公民关注并参与公民抗争行动。 2017年5月6日,鲍乃刚通过网络公开宣布撤销就不服行政拘留诉京山县公安局一案捍卫公民权利轻松筹项目,原因是该项目没有通过轻松筹官方平台验证,无法正常提取支持资金。
2017年5月31日,鲍乃刚收到京山县人民法院传票,得知因其行使公民权利被行政拘留诉京山县公安局一案定于2017年6月6日在京山县人民法院第五审判庭开庭。鲍乃刚于当日通过网络公开发布邀请函,邀请公民朋友届时参与庭审围观,期望形成50人以上的围观规模,以便了解该案真相并监督公权力,共同维护公民正常行使权利。
2017年8月10日,京山县人民法院驳回鲍乃刚诉讼请求,并让其负担50元案件受理费。鲍乃刚遂上诉至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年10月22日,鲍乃刚收到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得知其因围观武汉王芳案遭行政拘留诉京山县公安局二审将于2017年10月31日上午九点在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审判庭开庭。 2017年10月31日上午九点,鲍乃刚诉京山县公安局案二审在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第十审判庭开庭,庭审只有十来分钟,庭审过程没有任何如实记录,几页纸都是过场套话,鲍乃刚虽然表示异议,但考虑到安全问题无奈按要求签字走人。
频遭坎坷并没有让鲍乃刚消沉,反而促使他砥砺前行,写作了大量“妄议”时事的段子,同时积极到全国各地参加各种公民维权围观上海、广东、武汉。哪里有不平,鲍乃刚就出现在哪里,坚定不移地站在公民一边,维护人权,监督公权。因此,他受到许多管制和威胁。地方当局对他实行全国跟踪式打压,目的只为要把他限制在京山本地,不发文,不发声。
鲍乃刚没有屈服于这些非法打压,因此曾几次短期丧失人身自由。鲍乃刚一方面珍视自由,不甘于作地方维稳体制下的顺民,另一方面也是在本地找不到称心的工作,决定外出谋生。2018年9月底,鲍乃刚和妻子到广东深山老林的矿山打工,未想竟遭蛮横驱逐。这次是到北京谋生,刚刚落湖,即遭京山市公安去人押回随即被刑事拘留。鲍乃刚先生长期自带路费食宿、不计利害无偿帮助每个他能帮到的困难人士,始终奔走于维权一线,直面种种邪恶,为弱者伸张正义,为法治人权出力出汗出钱,但也因此在家庭经济上相当拮据。 

 2018年10月18日,刚刚到达北京准备向相关国家部委递交申诉材料的鲍乃刚被湖北京山维稳人员,强行押解回当地,第二天,鲍乃刚在京山公安局接受询问并被抄家,警方拿走了鲍乃刚的电脑、手机,以及一些上诉材料等。10月20日,鲍乃刚被京山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目前被关押在京山市看守所。




鲍乃刚刑拘以后,其妻子罗汉娥(电话17362613915)为他聘请了律师并多次要求会见,但看守所都以“要找办案单位批准才行”为由拒绝。对此,律师虽然一再告诉看守所“依据法律规定,律师会见当事人无需办案单位批准。”但看守所却说“在侦查过程中发现鲍有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所以必须这样”。律师又指出“依据法律规定,涉嫌寻衅滋事罪不涉及危害国家安全”,但看守所不再理睬,依然坚拒律师会见。
2019年3月8日罗汉娥发消息说:“涉嫌寻衅滋事罪的鲍乃刚家属聘请的律师今天去到荆门市京山看守所要求会见鲍乃刚。但看守所回复要找办案单位才行,找到办案单位的人,回复说在侦查过程中发现鲍有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所以这样。目前正在跟办案单位交涉中。但鲍乃刚所有的活动都在国保的监视之下,他的所有活动也是公开的,没什么秘密。这是鲍乃刚的辩护律师第五次会见,但都被拒绝会见。” 

2019年5月31日,鲍乃刚的委托律师吴魁民,在反复与京山看守所及警方交涉后才获批会见,这是鲍乃刚被关押223天第一次会见到律师,之前已经有六人次的律师被拒绝会见。鲍的案件已经转到了京山市法院。会见中鲍乃刚说自己被指控的这些言论和行为不是犯罪行为,所以自己不会认罪。   鲍乃刚还向律师反映,自己在看守所内遭到了其他嫌犯的殴打和欺凌,种种迹象显示,这是背后可能有官方的唆使。此外,鲍乃刚还反映,公安人员曾多次威胁他,让他认罪。近期,京山检察院和法院也派员来做他的思想工作,内容也是让他认罪,说是只要认罪就可以从轻判处。 会见结束之际,鲍乃刚告诉律师,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还好,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给他的支持和帮助,也感谢社会媒体对他案件进展的关注!
2019年7月16日,民生观察网得悉鲍乃刚涉嫌“寻衅滋事罪”案将于下周一(7月22日)在京山法院举行庭前会议,而三日后的周四(7月25日)上午在同一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消息为该案的最新进展,会否有所变动则不得而知。
 

参见:https://msguancha.com/a/lanmu7/2018/1021/18061.htmlhttps://msguancha.com/a/lanmu4/2019/0601/18670.html;http://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2019/05/blog-post_31.html ;https://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9/03/201903091055.shtml ; https://www.msguancha.com/a/lanmu13/2019/0717/18776.html

2. 江苏邵明亮案将于7月24日开审

据维权网消息,江苏南京异议人士邵明亮案将于2019724日早9点半,在南京市浦口区法院开庭审理。
根据南京公安局浦口分局逮捕通知书和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量刑建议书所示邵明亮政治迫害案,将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起诉的所有证据,来自邵明亮微信和几十条推特内容。此前,邵明亮已在家庭监狱被关押近3年。检方称邵无从轻或从重处罚情节,建议法院判其3至4年有期徒刑。
坐牢对邵明亮已是家常便饭(多年来无故挨打、关精神病院,撒传单遭遇车祸,成了残废人。财物身份证被扣留,被长期关押在响塘村家里,禁止出门购买食物、生活用品,禁止就医)。
邵明亮1967年出生,江苏南京人。1989年因反映农村乱砍乱伐以及单位领导的贪腐问题,被当地政府定性成为“精神病”, 从此,无故殴打,随意关押,精神病院伴随着邵明亮的一生,不停的举报,不断的殴打,无故的关押,在南京各地的精神病院,都留下他被强制关押的足迹。一位律师知道邵明亮的事情后,建议他他通过民事官司用法律来证明自己的精神状况。于是,邵明亮去做了司法鉴定,南京市脑科医院的医学鉴定结果显示,邵明亮行为能力健全,无任何精神障碍。
 2001年邵明亮带着孩子赴北京上访 去北京两次,均被抓回。2013年起他在北京发出成立中国民复党的呼吁,2014年1月25日,邵明亮在在南京浦口区政府举牌并散发传单,返家途中遭车辆辗压全身,住院医治两年仍落下终身残疾(车祸原因不明,车祸案件至今没有开庭没有结案)。2016年3月和6月,因为反共言论被两次拘留。 2016年后他一直被关押在响塘村自己的家里直至2019年3月被捕。被捕前邵明亮一直在推特、微信上发表批评政府的言论,经常被短期行政拘留,他的推特账号@shaomingliang64

2019316日,邵明亮在南京被抓。324日,众网友集资准备为邵明亮聘请律师。429日,邵明亮家属聘请任全牛律师赴南京,家属签署委托书,同日,律师及家属前往南京市浦口区看守所探望邵明亮,未获准。430日,近中午时分律师获准进入看守所,与邵明亮见面约一个多小时。邵明亮请律师传告家人自己精神和健康状况尚好,追求民主宪政的信念与主张非常坚定!任全牛律师将为邵明亮做无罪辩护。
浦口区看守所宋所长在2019510日曾恐吓邵明亮:你不可能活着出去见到我。
 邵明亮一直说:他们想我死,但我要活着,我不会自杀的,如果我死了,就是被迫害致死。

参见:https://wqw2010.blogspot.com/2019/07/2019724.html;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