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5日星期四

2019.7.25网络政治犯动态:邵明亮案取消开庭、鲍乃刚案开庭

1.邵明亮案突然取消开庭


据对华援助协会消息,原定于2019年7月24日开庭的南京邵明亮因言获罪(寻衅滋事)案突然改期。邵明亮是推友,https://twitter.com/shaomingliang64,他的推特言论被当局视为罪证。


邵明亮代表律师任全牛表示,7月23日他乘坐高铁前往南京途中,法官致电告知开庭取消,具体庭审日期另行通知,理由是法院有事,但任认为背后另有原因。原定的庭审也是不公开开庭,当局称案件涉及邵明亮在微信和推特上所发表的言论,属于政治案件,不能公开开庭。
 任律师说:“我说寻衅滋事为什么不能公开审理,要受限制,他(法官)说政治案件要这样处理,主要涉及言论,他(邵明亮)在微信和推特上所发表的言论,他们认为属于比较严重的政治案件。”他又指,抵达南京后,他随即到看守所会见邵明亮,他本人也接到通知取消庭审。今次会见邵明亮,他的情况有好转,因为这段时间没有遇到麻烦,或被管理人员及狱霸虐待,上次会见时,精神状况比较差。律师与邵明亮主要讨论庭审程序,以及他如何把握庭审表达自己观点,会面房间安装有监控録像,并没有狱警在旁边。

邵明亮弟弟说法院原本是公开开庭,但其后改为不公开开庭,不准家属到法院旁听。当局以网上言论指控兄长,并以寻衅滋事审判他,其实因为他是政治犯,但不用政治罪名审判,他强调兄长根本无罪,他只是讲中国国情,这是言论自由范畴,即使以前上街举牌,也是表达言论。  他又指,兄长是残疾人士,关押在看守所,他没法自理生活。 邵弟说:“(律师)第二次见到他(邵明亮)的时候,他说我差点见不到你,律师听到很吃惊,他说是怎么回事。那个卫生局防疫中心带他抽血,以艾滋病为由替他抽血,至于抽了多少血不知道,他抽过血就昏倒,他那里有个副所长说,让你出不去。” 家人得知此事,最终没向有关部门投诉,因为认为投诉无门,当局不会受埋。


参见:https://www.ciwatch.org/2019/07/2019722.html;https://www.chinaaid.net/2019/07/blog-post_24.html

2.鲍乃刚案开庭情况

据维权网和民生观察网消息,2019年7月25日上午8:30鲍乃刚因言获罪(寻衅滋事)案在湖北京山市法院第四法庭开庭审理。鲍乃刚是推友,https://twitter.com/bzVIp9A0Ri6bNCS,他的推特言论是受审重要罪证。

据鲍乃刚妻子罗汉娥的消息,开庭当日7月25日上午七点半,罗汉娥以及鲍的妹妹准备出门前往法院时被门口人群拦阻,不明身份人士超过二十个,堵住门口不许鲍妻和鲍妹出门。而在这之前的大概六点钟,鲍乃刚母亲准备出门去和律师碰面时被门口一早等候的二十几人控制后带上警车。当时陪同母亲的鲍妹被对方认错而放人,结果鲍妹脱身后跑到嫂子家后同样被控制。而多位前去京山声援要求旁听的朋友均被控制,其后证实被送上车驱离。

开庭简要情况如下

法官先公布了722日 和24日两次庭前会议的情况。
鲍乃刚和辩护律师提出:
1.本案是维稳打压所致,要求异地审判管辖;
2.要求本案公开审理,更换大法庭,允许旁听,网络直播。(在此前,鲍乃刚已经用书面和口头的方式,向检察院,法院提出要公开审理的要求)
3. 对秘密审判,提请合议庭成员回避。
4. 申请控方证人出庭。
5. 申请控方鉴定人员、勘验人员出庭,作证说明怎么样在计算机上可以这样操作。 
对此,合议庭认为其理由均不成立,拒绝。
辩方申请鲍乃刚妻子出庭作证,证明:
1.鲍乃刚的一个微信号的朋友圈现在看不到控方指控的内容;
2.鲍乃刚多次被限制人身自由,和在外地工作时被强制带回老家。
法庭也不同意。
之后,检方宣读起诉书,在其中的审查查明部分,检方:
1.以鲍乃刚在境外推特,境内微信平台发布的800多条信息,指控鲍编造散布虚假信息,抹黑污蔑攻击党、政府和现行制度。
2.以鲍网络炒作、现场围观六个刑事案件(唐荆陵案、袁小华案、秦永敏案、屠夫吴淦案、王芳案、李明哲案)指控政府为劝返鲍去开庭围观消耗了大量的人力财力。
而检方在本院认为部分,只认为鲍编造散布虚假信息,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
对于指控,鲍乃刚称:
1.他自己发布过的信息,没有虚假。对虚假的,控方应该一个一个指出来,他可以质证核对。
2.对控方所指的信息,鲍乃刚无法确认哪些是哪些不是自己发布的。
3.鲍在十八次审讯笔录上没有签字。审讯笔录上记录的主要内容是:鲍说自己发布的信息,很多是自己亲身遭和维权经历的情况;有些是认识的朋友的经历和帖子;有些是网上的帖子;有些是自己对事件的评论,对社会的看法,对此部分的部分内容,鲍做了解释。
4.要求参加公开开庭案件的旁听是合法正当的权利,阻止阻碍是违法。
5.对言论的指控太笼统。
辩护律师认为,审判应该查明事实,再做认为认定。控方对鲍乃刚网络言论指控的要点归纳起来有三个:信息内容虚假,抹黑攻击,造成社会秩序混乱。
在审查查明和本院认为部分,控方的表述有不同。要求控方向法庭和被控方明确,是不是以本院认为的为准(没有抹黑攻击)。并明确,这三点是要同时具备还是部分具备即可构成本罪犯罪。同时认为,起诉书上对网络发言只是笼统的指控,控方应该明确哪个(或者至少分类明确哪些)发言是虚假的,哪个是抹黑攻击的。对于造成秩序混乱,更是必须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造成了什么程度,多大的影响。否则法庭无法查清事实和不能定罪量刑。
对鲍六个刑事案件的现场围观要求旁听的行为,“劝返工作”一词恰恰说明鲍的行为是合法的。
对于控方的远程勘验记录和侦查实验记录两个证据,辩护律师提出:这涉及到电脑黑客(侵入)技术和网络(封锁)翻墙技术,包括被告,陪审员,旁听人员在内的参与人员大部分可能不懂。在勘验人员不出庭作证的情况下,至少控方应该在法庭上简单通俗地作出解释和说明,让参与人员大概明白,在计算机上是如何操作到这样的。
辩护律师再次提出现在鲍乃刚的一个微信号的朋友圈已经看不到指控的内容,要求控方对该部分证据作出解释和说明。
对上述意见和要求,控方没有作有实质意义的回应。法庭也没有对八百多条网上言论作稍微具体细化一些的审理。
辩方举证时向法庭提交了鲍乃刚在部队期间两次立功受奖,和在汶川地震期间在北川做义工自愿者,参与地震救灾的有关证据,以证明鲍乃刚关注社会,热心公益的个人品德。
在法庭辩论阶段,鲍乃刚只能简要地发表不构成犯罪的意见。最后鲍乃刚向法庭做了最后陈述,提交了书面的辩护意见和最后陈述。
庭审在11:00结束,没有当庭宣判。



参见:https://wqw2010.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50.html;https://wqw2010.blogspot.com/2019/07/blog-post_73.html; https://msguancha.com/a/lanmu13/2019/0727/18800.html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2019.12.5网络政治犯周报(总第18期,2019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

一、                       新悉网 络 政治 犯 1.        2019.11.29 得悉: 广西北海王某 华因在微信支持香港抗争被行拘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status/12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