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0日星期二

2019.7.30网络政治犯动态:李文足探视王全璋并申请保外就医


李文足再会王全璋并申保外就医
https://msguancha.com/a/lanmu13/2019/0801/18818.html

【民生观察2019731日消息】“709”案王全璋律师被送至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已有三个月,日前,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再次进行了会见,原本开心的事情反而在会见后心存担忧,王全璋除了已有三颗牙齿掉落之外,还少语寡言,对妻子的探望忧虑重重,并坦言有压力。
据了解,周二(730日)一早,李文足在王峭岭、刘二敏以及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的陪同下从北京赶到山东临沂监狱,探望一个月只准会见一次的王全璋律师,同行者还有王全璋的儿子泉泉和王全秀的女儿以及一日本媒体记者。此次会见是李文足在王全璋被送临沂监狱后三个月时间里的第二次,上一次会见是在628日。

据陪同者王峭岭介绍,临沂监狱此次在硬件方面有所变动,在距离会见时一定距离的马路上整个路面安装了电动伸缩大门,而路边的绿化带安装了铁丝网,致使路人无法进入。628日以及520日家属要求会见时临沂当局曾出动洒水车进行驱赶,路边的绿化带缓解了家属被水喷湿的情况。而加装的伸缩大门则“合理”地阻隔了陪同者进入会见室范围进行拍摄和声援。
据称,众家属到达临沂监狱现场后随即出现众多不明身份人士,其中有多名人士在过往几次家属要求会见的现场出现过,属于熟面孔。当局还派出街头商业宣传车辆进行干预,众多不明身份人士则利用雨伞遮挡家属拍摄和录像,而同行的日本媒体记者进行拍摄期间,手机不慎被不明身份人士抢夺,未能追回。

下午四点多,李文足在会见完毕后向监狱方递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监狱派出一名工作人员接收,并回应家属称会向上级领导汇报,等有消息了会通知家属。
根据李文足事后通报称,王全璋明显受到强大压力,因此比较抗拒妻子的探望以及担忧妻儿会因此受到牵连。王全璋在与妻子的交谈中多次叮嘱妻子不便前来,并坦言有所压力,特别是妻子每次前来都有多位家属陪同以及有外媒记者跟踪报道,承认监狱方就此情况对其施加压力。而王全璋与妻子交谈中基本未有对妻儿的挂念之类的温情问候,反而更多的是背台词式的言语,并时不时出现记忆障碍,中途突然想起了就继续补充,而诸多言语则是出现多次重复唠叨的情况,由此可以看出会见之前曾遭到当局的告诫以及提示,形同复读机模式,被动(被迫)配合当局的调排。同时,王全璋向妻子提到(曾被用来威胁的言语),出狱后会被继续监视控制,不可能轻易会有自由,并称出狱后只能住在济南,不能返回北京。
李文足表示,原本以为过了一个月后,这次会见丈夫会比上一次要正常点,但却令人更为失望,感觉胸口憋得喘不过气来,仿佛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会见完后双脚都感觉发软,原本这么熟悉的丈夫,而今却被折磨成这样,脑子里全是担忧和不安,想起释放已有几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双脚浮肿严重都不允许自由看病,无法想象王全璋释放后被监控起来的情况。
针对王全璋在两次家属会见时表现出的异常状况,网友刘先生分析认为,当局至今为止一直还在迫害王全璋,只不过之前的三四年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虐待折磨,而现阶段因为每月一次的家属探视,因此肉体受虐的情况会有所减少或者已经停止,但从李文足的两次会见情况来看,当局对王全璋实施的精神折磨无可否认,或者说是之前三四年所有迫害的延续。从王全璋言语中透露的些许对妻儿安全的担忧来看,当局利用其妻儿作要挟迫使王全璋低头妥协的可能性是必然的事情。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2019.12.5网络政治犯周报(总第18期,2019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

一、                       新悉网 络 政治 犯 1.        2019.11.29 得悉: 广西北海王某 华因在微信支持香港抗争被行拘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status/12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