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0日星期日

2015.12.9贵阳活石教会仰华牧师、苏天富牧师、余雷、王瑶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


该案所谓罪证


“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2015123发布一份文件,文件上盖的公章是“贵阳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文件说,“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单位主要领导必须亲自抓,要根据全市的统一部署,认真组织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文件附有一份活石教会成员的名单,发至各单位,要求各单位对本单位的活石教会成员的信息进行核查和 “稳控”。
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党委办公室工作的一个名叫王瑶的年轻人看到发至本单位这份文件后,感到必须让活石教会的人知道。她知道和她一起为乡村学校做义工的朋友余雷在活石教会查经,于是把拍照下来的文件给了他。

2015128日,苏天富在“贵阳活石教会三群”发送一篇名为代祷函的文档,内附上述文件照片两张。同日,他又在微信朋友圈转发含上述两张照片的两篇文章,经贵州省保密局鉴定后上述文件为机密级国家秘密。
2015129日,活石教会被当局取缔,警方带走仰华牧师(原名李国志)及一批信徒。
2015年12月14日,苏天富牧师也被抓走。 

仰华牧师于20161230日被贵阳南明区法院一审以泄漏国家秘密罪判有期徒刑26个月。刑期自20151220日至2018619日。

余雷、王瑶于201710月分别被判刑1年半、缓刑2年。
苏天富于2018年5月被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判刑1年、缓刑2年。 





2016.3.24活石教会仰华牧师案送检 当局欲指定律师碰壁称要抹黑

贵州省贵阳市的基督教活石教会牧师仰华被当局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批捕已经两个月。本周三(323日),两位受仰华委托的代理律师在看守所首次获准会见当事人。陈建刚律师表示,案件已移送检察院。仰华被公安审讯时,拒绝做任何口供。警方说要为仰华指定免费律师,被拒绝。警方威胁要摸黑他。

去年12月被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抓捕的活石教会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被羁押三个月后,终于获准与律师见面。323日,陈建刚和赵永林两位律师到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仰华的妻子王洪雾24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前一天赵永林和陈建刚都见到了她的丈夫:
“昨天早上,赵律师去看的仰华。下午,赵律师和陈律师两位一起去看他。我中午见了他们以后,赵律师告诉我,仰华现在瘦了一些,但是很平安的。在里面没有受到刑讯逼供。他说感谢主,然后说很挂念家里的人,还有弟兄姊妹,不知道教会怎么样”。
仰华去年12月被刑事拘留,今年122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其后律师多次要求会见当事人,均被警方拒绝。
陈建刚律师23日发微信称,今天终于见到了仰华牧师,当局对他说:“我们知道改变不了你的信仰,但是我们掌握一切,完全可以把你包装成一个贪婪的牧师,让你丧失所有声誉……”。对此,王洪雾说:“要抹黑他”。
记者:见面多长时间?
王洪雾:早晨去看的时候,我听律师说,警察进来打岔好几次,问他们什么时候结束。
陈建刚律师24日告诉记者,仰华案已被移送检察院,但未给律师阅卷:
“仰华案件到了检察院,通知说可能很快这个案件就会发回。这是给我们打电话的检察官说的。因为我们怕案件再打回侦查阶段,再补充侦查,不让我们会见。所以我们接到电话后,很快就过去了。但是案卷没有给我们阅卷”。
记者:他的状态如何?
陈建刚:状态还好,但是关押这么长时间了,家里的孩子也见不上。
陈律师说,警方要为仰华指定免收费的律师被拒绝。还称,面对仰华拒绝妥协及回答问题,公安威胁了他的当事人:

“告诉他,警方可以给他介绍律师,不收费什么的,知道你们家里聘请律师了,我们就是不让他见你。所以我们见到他,他还是挺高兴的。仰华牧师比较坚定,他在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任何口供,所以无论对他有什么威胁,他没有任何回话”。
最近几天,贵阳公安及宗教部门的官员,再度提审仰华,但仰华保持沉默。
除仰华外,活石教会执事会主席张秀红,去年728日,被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91日被逮捕。不久前传出该案将于近期移送法院,但目前仍无下文。
活石教会成立于2009年,人数逐年增加,目前已有五百多位信徒。去年1129日,南明区公安分局、规划局及城管大队等三十多人闯入该教会,并带走仰华等多位信徒。仰华被抓之后,公安曾三次变更涉嫌罪名。目前的罪名是 “泄露国家秘密罪”。
本台曾报道,贵阳市维稳工作领导小组曾于去年123日发出写有“机密”级的红头文件,标题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内文称,指挥部研究决定,依法处置活石教会,这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要根据全市的统一部署,认真组织完成各项工作任务。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华)   


2016.4.25仰华牧师“零口供”检察官传唤其妻寻证据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425
贵阳市活石家庭教会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被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批捕三个多月,当局苦无确凿证据,案件延期审理。413日,检察官传唤了仰华的妻子王洪雾,试图寻找证据,但仍一无所获。王洪雾说,检察官问他是否看到仰华在微信转发秘密级文件等。上周到看守所见过仰华的陈建刚律师称,仰华情绪低落,似有难言之隐。
今年122日被贵阳市南明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批捕的活石教会牧师仰华,上周终于见到了代理律师陈建刚和赵永林。陈建刚24日告诉记者,仰华在被羁押期间有受到逼迫,但具体内容暂不便披露:“我上次去见他,我现在正在和赵律师商量下一步怎么办。因为现在可以阅卷了,我去了前两次,检察院都没能给我阅卷,理由是检察官不在。第一次说他去休假,第二次说他去学习了。可能过几天赵律师过去阅卷。检察院主办这个案件的人对仰华牧师有逼迫,仰华现在自己有点恐惧”。
去年1129日,南明区公安分局、规划局及城管大队等三十多人闯入该教会,并带走仰华等多位信徒。仰华被抓之后,公安曾三次变更涉嫌罪名,从“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罪”变更为“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到“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323日,陈建刚和赵永林律师首次到看守所见到了仰华。主办该案的官员曾对仰华说:“我们知道改变不了你的信仰,但是我们掌握一切,完全可以把你包装成一个贪婪的牧师,让你丧失所有声誉……”。
陈律师说,暂时不便披露仰华恐惧的原因:“我们上次去会见仰华,因为仰华没有任何口供,仰华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有。别人的事情,他不了解的也不乱说。时间上,他们又延长了三个月”。
据了解,办案人员因查不到仰华牧师“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直接证据,于是找他的妻子王洪雾搜集证据。王洪雾告诉记者,他上周三(413日)被检察官传唤:“应该是星期三的时候,南明区检察院叫我去做笔录,问了一些情况,问了我家庭的情况,我个人简历,从我上小学到现在的简历,到后来问起仰华,问我有没有看到他的微信转发国家机密,有注明‘秘密’这两个字的这种文件,我说我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主要就是问这件事。还有就是问,手机有没有借给别人用”。
王洪雾说,检察官盘问的主要内容是关于仰华有没有泄露“国家机密”,王的回答是“不知道”:“他们还问我怎么知道国家机密这件事情,我说我哪里知道,是你们公安问我,我才知道仰华被抓是用‘泄露国家机密’罪名,我说我都不知道泄露什么国家机密。他们还说是仰华自己发的”。
有约500名信徒的贵阳活石教会成立于2009年,因其发展迅速,引起当局高度紧张。去年129日被取缔前,对华援助协会曾获得贵阳市维稳工作领导小组,123日发出的标注“机密”级红头文件,标题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内文称,“根据有关部门调查掌握的情况,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经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研究决定,下发‘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该文件也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2016.5.30活石教会牧师仰华遭逼供

被逮捕的贵州省贵阳市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原名李国志),3月及4月被南明区检察官到看守所提审时,疑被刑讯逼供,代表律师上周五(27日)到贵阳巿检察院提出控告。
2016年5月27日,贵州活石教会牧师仰华被刑讯逼供,其律师赵永林(左)、陈建刚(右)到贵阳巿检察院提出控告。(照片来自对华援助协会)
其中陈建刚律师周一(30日)表示,他们要求追穹南明区检察院非法审讯及刑讯逼供,巿检察院已受理,暂未有回应。他又指,提交控告文件当天,律师到南明区看守所会见仰华,他的情况可以,没有什么变化,自检察官两次逼供后拿到口供,其后没有再提审。
他又补充,案件移交法院后,法官曾去看守所会见仰华,问他是否有刑讯逼供,是否需要非法证据排除等。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检察官拒絶见律师及让他们复制卷宗,及拒收法律文书。此外,律师亦没法联系法院法官,至今没法拿到全部的卷宗。
陈建刚说:因此到了法院阶段,我们应该可以全部看到案卷,但到现在为止,还有大约7盘光盘,録音録像没有给我们。我在27日去,法院的法官上午不在,下午也不在,法院也不告诉他们的电话。
记者致电南明区检察院,接电话的人说不清楚事件。
仰华牧师在511日会见律师时透露,南明区检察院反读职侵权组检察官,于316日及415日两次会见他,提审期间关在铁椅上,并以其生命及妻儿安全威胁,要求他作供,他一直被踩脚逼供。
本台早前报道,活石教会在2015129日被当局以“非法组织”取缔,当天警方带走牧师及一批信徒,数人被拘留,其馀释放。仰华牧师被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刑拘,其后改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逮捕。直至今年3月底,律师首度获准会见仰华。


2016.6.30贵阳活石教会仰华牧师的家书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630日,贵阳活石教会被囚禁牧师李国志(仰华)给其亲属写来问候信。记述在狱中的生活和灵命进程,以及对家人的劝勉和鼓励。有关部门说他洩露国家机密拉他去坐牢,他自己说是享受难得的安息年。请海内外弟兄姊妹们继续关注仰华牧师。






2016.11.21赵永林、陈建刚律师就仰华牧师案庭前会议提出法律意见书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贵州贵阳市南明区检察院就贵阳活石教会仰华牧师(本名李国志)案于2016930日、1117日召开两次庭前会议,1121日,仰华牧师辩护律师赵永林、陈建刚律师就庭前会议向法庭提交了法律意见书。

在法律意见书中,两位辩护律师指出由于南明区法院和公诉人牵涉本案,故应予回避;要求涉及刑讯逼供仰华牧师的审讯官员出庭接受询问、并要求调取审讯录像。本案关键是一份全称为《关于印发贵阳活石教会新教人员名单的通知》的文件,辩论律师要求将这份文件定为机密的《密级鉴定书》鉴定人员出庭接受询问,也要求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负责人出庭接受询问。

本案在海内外影响巨大,对华援助协会希望当地法院能采纳辩护律师意见,首先做到司法审判的程序正义,公正审判该案,并尽早释放无罪的仰华牧师。以下是法律意见书全文:

李国志案有关庭前会议事项法律意见书

李国志被构陷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由贵阳市南明区检察院向南明区法院提起公诉。在开庭之前,南明区法院于2016930日、1117日召开两次庭前会议,但两次庭前会议并没有就本案程序性事项作出合乎法律规定、符合公平正义之处理。现就庭前会议事项提出本法律意见。

1
、南明区法院不适合审理本案,应予回避

本案因一份已经由网络公开的文件引起,该文件全称为《关于印发贵阳活石教会新教人员名单的通知》,发文单位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该指挥部组成人员不明,设立法律依据不明,与南明区法院之间关系不明,其中是否有南明区法院人员参与不明。但该指挥部显然统跨贵阳市所有部门,可以管辖、指挥、命令贵阳市任何部门。在这种前提下,由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对本案进行管辖,显然存在失去法院公正性的可能。为公正审判本案,本案不适合由南明区法院管辖,根据《刑事诉讼法》之规定,辩护人要求南明区法院就本案依次请求上级法院指定其他法院管辖。

2
、要求本案笔录制作人、审讯人员柯骏、张伟、赵远鹏、唐京等人出庭接受询问

本案审讯人柯骏、张伟、赵远鹏、唐京涉嫌刑讯逼供,被告人李国志表示其受到了柯骏、张伟等人的刑讯逼供,因此笔录与事实不符。为查清事实,辩护人要求柯骏等人出庭接受询问。

3
、要求调取2016316日、415日进入南明区看守所对李国志审讯人员的进出录像及名单

李国志在庭前会议中的陈述及辩护人对李国志制作的会见笔录显示,2016316日、415日两次对李国志进行审讯的人员有柯骏、张伟、赵远鹏、唐京等人,但审讯笔录显示的审讯人员与实际参与刑讯和审讯的人数不符,为查明事实请调取该日进出看守所对李国志进行审讯人员的录像和名单。

4
、排除李国志在2016316日、415日讯问笔录

由于李国志表示2016316日、415日之讯问笔录系刑讯逼供而成,且李国志对涉嫌刑讯逼供人员柯骏、张伟、赵远鹏、唐京已经提起控告。根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应该对上述证据予以排除,不得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2016
1117日第二次庭前会议中,控方列举了数份看守所警察和其他被羁押者的证言,以证明没有对李国志实施刑讯逼供,但这些证言对是否存在刑讯逼供无任何证明力。

依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辩护人、被告人只要提供涉嫌刑讯逼供的人员、事件、地点和方式即可,法庭必须对此进行调查,这种调查绝不是仅凭刑讯逼供嫌疑人的一方之言。

李国志出席了20161117日第二次庭前会议,在会议中李国志亲自向法官表明了:①刑讯、威胁他的检察官包括柯骏和本案公诉人张伟等人;②对其刑讯的事件、地点和方式;③对其威胁、恐吓的言辞,比如我是刑讯专家,我会让你死的很惨我让你一个号子里其他人鸡奸你把你磨成粉喂猪让你人间蒸发,还要整你老婆和孩子,让他们看着折磨你等等。

5
、公诉人检察官张伟必须回避本案审理

由于本案公诉人张伟就是涉嫌对李国志刑讯逼供的犯罪嫌疑人,且李国志已经对其提起了控告,张伟于李国志之间形成了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利害关系,根据《刑事诉讼法》相应规定,张伟作为刑讯逼供犯罪嫌疑人,必须对本案回避。

2016
1117日第二次庭前会议中,控方向辩护人陈建刚送达了南明区检察院《驳回申请决定书》,经辩护人陈建刚申请复议后,会议休会半小时后,控方张伟检察官(刑讯逼供嫌疑人)向辩护人陈建刚送达了南明区检察院《复议决定书》,整个过程南明区检察院之程序违法和造假问题如下:

1)依据法律规定,检察官的回避必须由检察长决定,但《驳回申请决定书》显示决定驳回申请的并非院长本人。

2)对于《驳回申请决定书》申请复议的只有辩护人陈建刚律师一人,但是当日南明区检察院制作的《复议决定书》却显示向赵永林、陈建刚制作。这是南明区检察院对于申请回避及申请复议这种法定权利采取了走过场、造假的方式予以塞责,视法律如同废纸。依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28条之规定,复议决定的通知接收人只限于申请人个人,而本案第二次庭前会议中作为辩护人只有陈建刚律师一人参加,为何南明区检察院同时向赵永林律师送达呢?这显示的南明区检察院造假,在申请人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复制打印。

3)本案控方检察官张伟完全符合回避之法律规定。张伟检察官是李国志案的审讯人员,是出庭检察官,又是对李国志实施刑讯逼供的犯罪嫌疑人,李国志已经提起控告,张伟本人完全符合本人和本案有利害关系的法律规定。

6
、控方应该出示《宗教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

控方以《宗教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为依据指控被告人李国志涉嫌犯罪,但该文件并没有向社会公示,其制作单位、时效、法律层级等任何信息不得而知。为实现罪刑法定之原则,辩护人要求控方出具该规定原文内容。

7
、本案《密级鉴定书》鉴定人员出庭接受询问

鉴定人出庭接受询问是《刑事诉讼法》之明确规定。

本案控方表示该《密级鉴定书》就是一份文件加盖单位公章,没有鉴定人,这种表示匪夷所思,没有鉴定人的鉴定书是从哪里来的?所谓鉴定人就是凭专业知识对专门问题作出判断,既然没有鉴定人,这种判定和定性是由什么生物和物体作出的?

该《密级鉴定书》是对本案核心事实的定性,决定了本案的本质,而该鉴定书合法性和客观性都存在巨大问题,如果要查清该鉴定书是否是真实的、是否是合法的,法律规定辩护人可以要求鉴定人出庭。

而该控方表示该《鉴定书》竟然没有鉴定人,在鉴定人有无都是一个巨大疑问的前提下,更不要说鉴定资格的问题,这种情况下,该鉴定书的真假都成为问题,更不要说合法性。

本案法官表示不需要鉴定人出庭。没有鉴定人的鉴定书是什么样的一份鉴定书?鉴定人是哪位?有无鉴定资格?鉴定依据是什么?这种疑问一个都得不到解决的前提下,禁止鉴定人出庭接受询问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本案法官故意违法回避对该证据的质证,故意制造冤案。

8
、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负责人出庭接受询问

由于本案涉及到——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该指挥部的合法性、组成、权力范围等问题需要核实,辩护人要求改指挥部负责人出庭接受询问。

为公正审理本案,为了让冤案制造者吃相不至于太难看,请南明区法院就上述问题予以解决。

辩护人:赵永林律师、陈建刚律师

2016-11-21





2016.12.6曹雅学: 贵阳活石教会的牧羊人

编者按:曹雅学女士是英文网站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兼编辑。这篇文章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中国贵阳活石教会的仰华牧师1226日受审,这个案件具有重要的标志意义。
2015129号早上,贵阳活石教会的仰华牧师和他的妻子洪雾把两个儿子送到学校后,八点多来到位于花果园国际中心三号楼24层的活石教会主堂。教会每星期三在三个不同堂点同时举行祷告会。之前的一天,居委会和派出所挨家挨户,一一警告大约五百名活石教会成员星期三不准去教会,“去一个抓一个”。他们手上有所有信徒的家庭地址、工作单位和电话等信息。有几个执意要来的人,在路上遭到政府的人故意碰撞,挑起事端后被带到派出所。
祷告会定于九点半开。九点左右,一百多名所谓的“联合执法”人员浩浩荡荡来到活石教会,有民政、宗教管理机构的,有公安,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他们要求仰华牧师把所有的门打开检查。当仰华拒绝时,跟随他们的开锁匠麻利地把门一一打开。当“执法人员”要进办公室旁边的音控室拆除电脑硬盘时,仰华牧师堵在门口,要求技术人员出示工作证。他们没有工作证,仰华拒绝让他们进去。这时候指挥的人喊道,“特警过来!”几个高头大马的特警立即上来推搡和拉扯仰华,几个人连抬带拖,把牧师带到教会外电梯旁的一个角落,并控制在那里。这时已经从外面办完事回到教会的苏天富牧师跟他们理论,但毫无用处。他们搜走了教会的电脑和其它设备,以及一切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他们说会给一个搜走物品清单,但迄今从未给过。他们还把仰华、洪雾、苏牧师、以及一对设法闯进来的夫妻信徒的手机全部抢去,删去了上面所有的照片记录。
最后他们在教会的门上贴了两条查封了活石教会的公告,把仰华牧师、洪雾先后带到了派出所。这两条公告一条宣布活石教会是非法民间组织,另一条宣布活石教会擅自设立宗教活动场所。活石教会的另外两个堂点也遭到类似取缔。
1214日苏天富牧师被警察从家里带走,1216日他被释放出来的时候,警察明确威胁他说,以后会以泄露国家机密的罪行也将他逮捕。他目前仍然处于莫名其妙的“取保候审”阶段,被禁止自由行动。
仰华牧师被抓数日后,当局抄了他的家,拿走了电脑和所有其它他们认为有用的资料和物品。
20161226日,仰华牧师将因为“故意泄露国家机密罪”而被审判。中国政府每年专门挑选感恩节和圣诞节假期对一些政治迫害案件进行审判,以期降低国际关注。
所谓的“国家机密”是贵阳市政府下一个名叫“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的机构发布的一份文件。文件上盖的公章是“贵阳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日期为2015123日。文件说,“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单位主要领导必须亲自抓,要根据全市的统一部署,认真组织完成各项工作任务”。文件附有一份活石教会成员的名单,发至各单位,要求各单位对本单位的活石教会成员的信息进行核查和 “稳控”。

在贵阳市妇幼保健院党委办公室工作的一个名叫王瑶的年轻人看到这份文件后,感到必须让活石教会的人知道。她知道和她一起为乡村学校做义工的朋友余雷在活石教会查经,于是把拍照下来的文件给了他。王瑶和余雷分别以“非法获取国家机密罪”和“非法传播国家机密”受到审判,但仍未判决。
来自最贫穷山中的两个年轻传道人
关于贵阳活石教会的两位牧师,我反复听到的最突出的两个特征,一是他们来自贵州最贫穷的地区(而贵州又是中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二是他们十分年轻。苏天富牧师1975年出生,仰华牧师1976年出生,他们分别来自贵州黔西和纳雍两个相邻的县。

活石教会成员、中国基督教历史研究者张坦先生告诉我,十九世纪末,英国人戴德生创立的中华内地会决意将福音从沿海带到中国内地,贵州是内地会传播福音的十二个教区之一,仰华和苏天富长大的地方就曾经是内地会传福音的地区,直到1950年代初传教士全部被赶出中国、大多数基督徒被归入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三自”教会。张坦说,文革结束后,当地基督徒重燃信仰热情,组建教会。
仰华本名李国志,出生在纳雍乡村一个三代基督徒家庭,是五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四。小时候他不仅不信上帝,而且感到做信徒是一种耻辱。他的父亲是一个家庭教会的长老,更多的时候在为教会的事情在外奔忙,对家中的孩子少有照顾,而且不时动手打他们。但是仰华少年时在亲历了家庭变故和祷告体验后成为基督徒。
那时有来自外地的同工在他们家乡一带做圣经培训,他参加学习,并且产生了出外传福音的愿望。198913岁的时候(也许那时他不太清楚北京在发生什么),他中断了上学,成为一名自由传道人,跟随一个团队,先是在他的家乡,然后在云南、广西、河南、浙江等多省传福音。在浙江,人们希望他在那里定居下来服事,但是他感到他需要回到贵州。
1997年,21岁的仰华从浙江回到贵阳。
苏天富在赤贫中长大。他在2011年与余杰的一次访谈中说,小时候只有亲戚送的旧衣服可穿,冬天家里没有米的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父亲醉酒的时候经常暴打他。上初中交不起学杂费,老师怜惜他,允许他交一半上学,剩下的另一半他在假期收破烂、在建筑工地扛沙子、在修路工地打零工挣。读完中学,他上了一所师专,因为师专是免费的。用他自己的话说,他那时是一个悲观、绝望、不知道生命有何意义的年轻人。
在师专,他参加了一个校园查经小组。没有牧师,也没有传道人,有时一位基督徒美术老师带领这些“大小孩子”查经,他们跟着录音带唱赞美诗。“虽然在真理上不太懂,但我定期参加聚会,心灵上有了很大的满足,”他说。“我变得喜乐起来。”
1993年圣诞节,苏天富受洗成为基督徒。他是家里的第一个基督徒。1997年,22岁的他辞去在一个小学的教书职位,来到贵阳。
1997年至2000年,各自服事
这两个年轻人在贵州工业大学一个名叫“蒲公英”的校园团契服事时认识。这个校园团契是1980年代末由几位在贵州工业大学教书的外国宣教士建立的。
那年六月,苏天富前往广州“接受装备和继续学习”。在广东,他经常参加著名的林献羔牧师带领的大马站教会的聚会。他学习广东话,并且跟当地的教徒一起到广东各地开拓教会,传播福音。2000年他和一位在圣经培训班相识并交往的姊妹欧阳满平结婚。
在贵阳,仰华通过朋友的介绍,加入了一个几十人的家庭教会聚会小组。在那里,他认识了王洪雾,一个在教会慈善诊所当护士的贵阳女孩子。但他的表白遭到了直接拒绝,用洪雾的话说:“他不合我的条件,要啥没啥,文凭、钱、相貌,没有一样合我的心意。”
仰华很痛苦。有一段时间他病得很厉害,流鼻血,发高烧,来诊所免费治病。一天开同工会的时候,他跟一个李姐说,“下个星期我要去鸭池河了。”去鸭池河建教会是仰华很长时间的一个谋划和愿望,但因为感情失意而拖延了下来。当时洪雾也在场,她说她的心“咚的一下,就像一扇门被打开了一样。我感到我接受他这个人了。”
鸭池河当时是中国水利水电第九工程局有限公司的基地,人口都是建筑工人和他们的家庭。仰华在接下来的将近两年里在那里挨家挨户传福音,从最初的一两个信徒,变成了一百多人,教会发展相当兴旺。2000年他把教会交给当地的信徒管理,回到了贵阳,2001年和洪雾结婚。
2000年至2008年,在贵州各地宣教、培训
“虽然我在广州生活了几年,学会了广东话,也逐渐适应了广州的生活,心中仍然有个声音在说:你要回到自己的家乡,要在贵州开始新一阶段的服事,那里虽然穷困落后,却是一个更加广阔的禾场,”苏天富牧师说。
苏天富和妻子回到贵阳的那天,仰华和另一个弟兄来火车站接他们。他们的共同旅程从此开始。
苏牧师2011年秋天接受余杰采访时,讲述了他们这几年之间的活动。他们两人在贵阳分别带领一个家庭教会聚会小组。他们曾经回到家乡所在地毕节地区以及六盘水、贵州东南和西南以苗族和彝族为主的贵州原住民地区事奉。为了逐渐脱离对外来同工的依赖,从2003年到2008年,他们每年在贵阳开培训班,训练少数民族自己的同工。培训班三个月一期,每期招收20多个学生。
也是从2003年开始,他们还组织同工到贵州还没有教会的地区做短期以及长期宣教。
他们依靠信徒的捐赠维持生活和工作,两人的妻子也分别在外工作养家。
他们的活动一直受到当局的跟踪和注意。2003年,有人向他们报信说,安全部门正在调查仰华牧师和苏天富牧师,要抓他们。他们甚至准备好了出去避难的行李,但是他们最后决定不躲避。后来的几年也接连发生类似的情况,直到被警察叫去问话、遭到威胁成为他们生活的常态之一。
山上之城
到了2008年,仰华和苏天富在贵州各地的工作常常受到骚扰和冲击,资源越来越匮乏,直至交不起培训场地的租金,停止培训。另外,他们不满在贵阳的家庭教会聚会处于地下状态。“即便是十多人的小型聚会,都像电视中的地下党一样,使用暗语,偷偷摸摸,好像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苏天富牧师说。
另外据苏牧师几年前的评估,贵州这个有五六百万人口的城市,只有一家三自的基督教教堂,郊区有一个三自的神学班和一个教堂。“所以,一方面是很多人从来没有听过福音,另一方面是很多基督徒没有地方聚会。”
通过和教会的兄弟姊妹一起祷告和思考,他们的想法逐渐明确起来:他们希望他们的小组团契能够更开放和发展,对贵阳这个城市产生更大的影响。“既然基督徒是世上的光,教会是山上之城,那就不能隐藏,而要公开,”苏牧师说。
新的公开教会取名“活石教会”是仰华的提议:“主乃活石,固然是被人所弃的,确实被神所拣选、所宝贵的。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灵宫,做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 (彼得前书2.4-5
2008年春节刚过,他们开始筹划租写字楼。4月复活节,他们举行了献堂仪式,当时有50多人参加。除了固定聚会外,教会通过圣诞庆祝、婚礼、郊游等活动吸引人们参加。
2009年开始,活石教会每年为几十名、上至百名以上的新信徒洗礼。他们举办的圣诞庆祝活动吸引上千市民参加、围观。这些大型活动都会向政府报备,对于来自政府的阻挠,他们据理力争,从不让步。2011年他们在贵阳南郊一条河中为一百二十名新信徒举行洗礼仪式,加上前来观礼的家人朋友,一共有300-400人。政府则出动了两三倍的人力在现场。
在牧养方式上,活石教会鼓励信徒参加到一个家庭小组中。到去年教会被贵阳当局取缔的时候,活石教会有20多个小组,每个小组少则十几人,多则三十几人。小组的形式使得信徒的生活有了一种类似家的归属感,使得祷告、学习、相互关怀、关怀社会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教会成员以20-40岁的年轻人居多,什么人都有,有商人、老师、医生、工薪阶层,也有国家机构工作人员、家庭主妇、学生等。
教会多年来支持和帮助会众开展了弃婴领养、脑瘫儿童助养、教授福利院儿童求生本领等社会福利事业,多次得到传媒报道和社会赞扬。此外,教会成员还开办社会机构,帮助残疾人、孤儿、老人等。教会成为一个与社区和社会相连接的机构。
教会事务由一个信徒选举出来的12人执事会管理。执事会开会讨论和决定教会的大小事务。在遇到分歧较大的事情时,他们不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方式解决,而是暂时放置,寻求最终的合一。
随着人数不断增加,2013年教会在贵州市中心新建的住宅与办公区国际中心三号楼24层购买了面积共600多平方米的三套房子。但是自从买了房子后,活石教会开始遭受到更大压力。启用前,政府机构在大楼内外显眼的地方张贴通告,称新教堂是“未经批准而擅自设立的非宗教场所,”而苏天富牧师和仰华牧师是“未经认定备案的宗教教职人员”。2015118日,活石教会信徒在几百名防暴警察、特警、民警以及政府多部门官员的注视和包围下举办了献堂仪式。后来当局又逼迫活石教会加入政府控制的三自教会,但遭到了明确拒绝。接下来,政府开始对信徒进行骚扰、威胁,阻止他们来教会。

帮助本省中小教会维权
在活石教会,苏牧师和仰华牧师的分工大致是苏牧师主内,仰华主外。活石教会的一名成员告诉我说,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帮助贵州其它小的农村家庭教会。他们被查、被抓、被打了,外面都不知道。他们遇到逼迫时,就来找仰华,仰华再联络律师,从法律上帮助这些教会维权,在不少案例上取得了成功。
仰华牧师的妻子洪雾说,任何地方其他教会的兄弟姊妹遇到难处,仰华一定要站出去的。
20145月发生的 “六盘水教案”中,一个已正常聚会20多年、发展迅速的家庭成员被以“邪教”名义拘留。在仰华牧师的帮助下,教会联系了北京和上海的律师,为信仰权利抗争。律师和一同前往的仰华牧师一行人在六盘水时遭到不下三十多辆汽车的跟踪。陈建刚律师在微博中发帖描述了信徒在拘禁期间所遭到的酷刑:长木棍殴打、罚站、不给饭吃、不让睡觉,把点燃的烟头塞入嘴里。
2015年发生的黔西大关教案中,几个在杭州打工数年后回来办教会的农民被抓,仰华和两位外地来的律师前去帮助。在大关镇,政府雇用的流氓跟踪他们,故意碰撞他们的车,还挥舞一米长的大刀恐吓要砍死他们。
不止一个人向我描述仰华牧师矮小和“脆弱”的外表:他个头不到一米六,还有脊椎炎,站不直,腰经常疼痛。但是在这些遭恐吓、遭跟踪的维权现场,他毫无畏惧,有一种不可战胜的气场,同行的人告诉我说。“仰华在做这些事情时的担当和勇气,非常了不起。”
张坦先生说,不管是多小的案子,哪怕是一个普通交通案件,仰华从最低级法院打到最高级法院,次次输,但就是不放弃。在这个过程中你看到公权力的野蛮,也看到仰华的执着。
在当下的中国,这样的抗争从效果上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大关教案中的五人被以邪教罪名判刑,活石教会也遭到灭顶之灾。的确也有信徒抱怨说,活石教会遭殃,是因为仰华牧师管别的教会的事情管得太多了。
对共产党统治者来说,基督教教义本身及其传播是一种意识形态的竞争。长期以来它通过三自教会体系,将其纳入“爱国主义”的名义之下,从教理和行政上对这种竞争进行严格控制。近几年在河南和浙江多省的打压展示了习近平铲除这种威胁的决心。打压活石教会、逮捕仰华牧师是中国近几年政治大图景的一部分,与一份可笑的文件的泄露毫无关系。
多年研究中国基督教历史的张坦先生说,基督教在中国走到了一个时代节点上,贵阳活石教会是这个节点上的一个典型产物。
共产党的审判与上帝的审判
自从去年12月被抓到现在,仰华牧师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一直被禁止见他,理由是“涉及国家机密”。 她委托的两名律师今年323日第一次获准会见仰华。511日再次见到律师时,仰华透露了贵阳南明区检察人员在316日和415日的两次审问中对他进行刑讯逼供的细节。他们将他关在铁椅上,踩踏他的脚,并以生命以及妻儿安全威胁。他们还对他说,“我们知道改变不了你的信仰,但是我们掌握一切,完全可以把你包装成一个贪婪的牧师,让你丧失所有声誉。”
律师表示,这些威胁没有奏效,仰华没有提供任何口供。去年7月首先被抓的活石教会执事会主席、会计张秀红至今仍在狱中,超期羁押,没有审判。她也拒不认罪。
律师9月见到仰华后透露,他肝区疼痛,还生了满身的疥疮。
当局声称此案与信仰没有关系,但却拒绝包括仰华牧师在内的同案四人在看守所内阅读圣经。仰华牧师的妻子数月来手抄圣经寄往狱中,但这个渠道十月份也被切断。
对于26号的审判,当局警告律师不能做无罪辩护(是的,中国的司法像演戏一样,导演是党,他们要求其他人必须照他们的剧本演出)。但是赵永林、陈建刚律师就仰华牧师案庭前会议在11月递交给法庭的《法律意见书》中,质疑“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这个机构的合法性及权力范围,也质疑一份名叫《宗教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的文件的正当性。当局根据这份文件指控仰华牧师泄密,但是律师指出,这个文件从未向社会公示,其制作单位、时效、法律层级等任何信息一概不为人所知。
仰华的妻子洪雾说,虽然她没有收到任何庭审通知,但是26号开庭那天她一定会去法庭,除非当局派人将她软禁在家。今天收到的一个消息说,因为仰华牧师的审判,苏天富牧师已经被强行带出贵阳“旅行”。
针对活石教案以及对仰华牧师的审判,张坦先生说,中国所谓的依法治国,是秦朝意义上的厉法治国,其目的是维护统治者的权力,而不是保护人的权利。这是最彻底的中国特色。中国社会现在到处都是“机密”。比如说他们要强拆我的家,他们发了一个“机密”文件说要来拆我的家,我获得了这个“机密”文件,是我犯法,而不是要强拆我的人犯法。只有专制社会才到处都是“机密”,只有专制社会才处处是这样的荒诞。张坦先生认为,中国五千年历史,有善治,有劣治,最恶劣的朝代,一个是秦朝,一个是明代。但是如果就任何一项具体指标来说,那当下的中国与这两个朝代比较,当下的中国在每一项上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华民族走到了一个尽头,”他说。
仰华牧师从狱中发出的几封家书充满了安宁。他告诉妻子说,他的病好转了,他没有任何生活需要。他请她转告孩子们,爸爸会在恰当的时候归来。他把关闭他的囚笼当作忙碌了23年后耶稣给他的一个安息期,他像“断过奶的孩子睡在母亲的怀里那样”享受这个恩典。




2016.12.14活石教会牧师仰华月底(开庭)审讯

贵州省贵阳市“活石教会”牧师仰华疑因于网上转载官方文件,而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案件于本月26日开审。仰华的代表律师陈建刚对案件并不乐观,认为在当局打压下,必定会将宗教异见人士判刑。(黄乐涛 报道)

现正被关押的贵阳市家庭教会“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原名李国志,他的案件于本月26日在贵阳南明区法院开庭审理。仰华的代表律师陈建刚周三(13日)对本台表示,他对案件并不乐观,认为仰华大多会被判监。但是,他仍会坚持不认罪的。
陈建刚说:他(仰华)认为自己是没有犯罪的,我对这个案件不乐观,因为这种案件不取决于事实,也不取决于法律的辩护,它是取决于当政者,是当局对于宗教信仰的这种打压,所以这种案件在抓人之前就已经定好判决的内容了。我们之所以去辩护,也就是说可以把这种抗争的声音发出来,对于案件的结果能做到什么的程度,不敢有任何乐观的猜想,或者是奢望。
他估计,即使仰华被判监,亦不会被判得太重。他现在都没有办法,唯有尽力为仰华辩护,希望他尽快获释。
陈建刚说:这个罪名,它的法定(刑期)不是特别高,所以我估计不至于判得特别重。
另外,李国志的妻子王洪雾对本台表示,一般法院是会通知家属,被告开庭的日子等等的事宜。但是,现在她连丈夫的审讯通知书亦没有收到,她认为案件或会秘密审讯。
王洪雾说:像我们家属,我们都得不到出庭,因为他(仰华)是涉及涉露国家秘密罪的这种涉密的案件,(家属)都得不到出庭的,这个出庭的通知,都是律师告诉我的,我都不清楚,根本都没有告诉我,就是律师给我发个短讯告诉我,所以我才知道,我连通知都没接到,是得不到旁听的,是他们(政府人员)说的,不是我们自己猜的。
她表示,丈夫现在被关押于看守所一年,由于他身体一向比较差,所以现在非常担心丈夫的健康情况。
王洪雾:还未进去(看守所)时,他本来就有三高(高血脂、高血压、高血糖),后来进去的时候,本来他的抵抗力就很低,后来染了皮肤病,好像是痔疮还是什么的,然后又查出有脂肪肝,肝附近的地方痛。
去年123日,贵阳当局发出“机密”级的红头文件,标题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内文称,根据有关部门调查掌握的情况,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下发“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指依法处置该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必须高度重视,其后有牧师将该份文件转载,并在网上热传。于去年底,这个教会共有5人,包括仰华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而被关押,现在只有其中1人取保候审


2017.1.6活石教会仰华“故意泄漏国家秘密案”被判两年半 家属要上诉

贵州省贵阳市的法庭一审宣判,基督教家庭教会“活石教会”牧师仰华,“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罪名成立,判处26个月徒刑,刑期至2018619日。仰华的妻子向本台记者表示,不服判决,一定要上诉。
后排右一为仰华,左一为张磊

仰华牧师(原名:李国志)案于去年1226日开庭,但未当庭宣判。15日,家属收到落款时间为1230日的判决书,贵阳南明区法院以“泄漏国家秘密罪”判处仰华牧师26个月徒刑,刑期自20151220日至2018619日。
仰华牧师妻子王洪雾说,不接受这一结果,决定上诉:“不能接受,他又没做错,这样子乱判。”
记者:“接下来你们打不打算上诉?”
王洪雾:“上诉,肯定要上诉,昨天才得到律师的电话,我才知道。”
记者:“1230号就已经判了,怎么现在才知道。”
王洪雾:“我也不知道,我们家属都还没接到通知,是昨天晚上律师拿到判决书。我也很吃惊,怎么会这么晚才通知,而且政府这方面还没通知我呢,我不能接受这个事情。”
仰华的妻子王洪雾和两个孩子
去年1226日,仰华案在贵阳南明区法院闭门审理,当局以案件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不准被告亲属及外人旁听。起诉书指,仰华将一份标注“机密”的文件发到网上,内容是贵阳市维稳工作领导小组发出,标题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内文称,“根据有关部门调查掌握的情况,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经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研究决定,下发‘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
在法庭上,律师向控方提出的诸多问题,对方无法正面回答。律师还披露、揭穿控方证据的虚假性,以及对南明区法院对本案进行管辖权进行质疑,请求上级法院指定其他法院管辖,但不被接纳。
该教会的一名基督徒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当局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这个教会在贵州是最大的家庭教会,不让你聚会了,当局有很多办法,强力部门介入,后来取缔的时候来了很多警察把人们都驱散。他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工作,把一些核心的人物控制起来,房屋那部分你买的写字楼不允做宗教活动场所,理由是你改变了规划。规划部门出了一个处罚决定书,你要把它改变,教会不办公,就处罚。我们诉讼,都是败诉。这是对宗教活动的一种严厉限制,而不是保护。中国这一届领导班子把依法治国喊的比任何一届都高,依宪治国又是首当其冲的,宪法对宗教自由的规定也不明确不具体。”
2009年成立的活石教会发展迅速,至2015年底已有约五百名信徒。去年129日该教会被公安取缔,多名信徒被控泄露国家秘密,仰华牧师是活石教会案涉案5人之一,其他四人为张秀红、余雷、王瑶、苏天富,其中,苏天富牧师获取保候审,其余人仍被羁押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嘉華
 

2017.1.18活石教会仰华牧师上诉被拖延

被判刑的贵州省贵阳活石教会牧师仰华,被法院拖延上诉。(海蓝 报道)
贵州省贵阳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原名李国志)被指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上月30日被判刑2年半,他随即提出上诉,家属替他重新聘请律师。仰华妻子王洪雾表示,早前已另聘昆明律师为丈夫的二审律师,近日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丈夫,他的精神情况很好,之前的腰痛及脚痛有改善。律师会见后,让她向贵阳中级法院查询上诉情况,但她没查到丈夫的案件,南明区法院还未转至中院,不清楚原因,律师将会查询。此外,律师估计,丈夫这类案件较少机会二审开庭。
王洪雾说:前个星期,我去中院查我就看看仰华的案子在中院没有,结果中级人民法院说没有这个案件,那就表示一审的法院还没有把案子移交到中院。
至于苏天富牧师情况,她又指,苏牧师仍在取保候审,其代表律师被拒絶阅卷,没法了解案情,亦没有开庭消息。
本台早前报道,活石教会在2015129日被当局以“非法组织”取缔,当天警方带走牧师及一批信徒,数人被拘留,其馀释放。同年1220日,仰华牧师被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刑拘,2016122日,改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逮捕。同年930日及1117日两次召开庭前会议。1226日,案件在贵阳巿南明区法院秘密开庭,家属不准旁听。   

2017.4.12仰华上诉及申保均被驳回

身患重病的贵州省活石教会牧师仰华,二审维持原判,连带保外就医申请也被拒绝。
在贵州省,住院超过2星期的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周三(12)由医院转往贵阳市白云监狱继续服刑。
 
仰华、王洪雾、苏天富(自右至左)
原名李国志的仰华,去年 “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成,判监26个月。他在上诉期间患上免疫系统疾病,上月底由看守所转往医院留医。律师杨名跨为他申请形同保外就医的“变更强制措施”,但谁知3天后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
杨名跨:在诉讼程序进行当中,可以申请取保候审,或者变更强制措施,但如果判决已经下达了,就只能在执行环节了,刑法已经开始执行这个环节了。我们星期五(24)提出申请,星期一判决书就下达了。之后就不属于审判环节了。
杨名跨承认,当初提出保外就医申请,既是基于当事人健康状况,也考虑到趁机使他重获自由。
杨名跨:当然有这样的考量。我们当时也有这样的考量,但是在我们的申请提出之前,它们说判决书已作出了,只是没送给我们。我们去提出申请,它们即时就把判决书下达了。它就可以退给下个程序。
保外就医希望落空,仰华妻子王洪雾目前最担心,丈夫病情会急转直下。
王洪雾:那次我看到的时候,他上下肢有溃烂、坏死的情况,面积较大的,而且双脚都不能负重,生活不能自理。它有很多并发症,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可能出现败血症,还有肾衰,消化道出血等一系列问题。
她认为丈夫病情严重,理应完全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



2018.4.23贵阳活石教会苏天富牧师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将于426日开庭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423日,本网获悉:贵阳活石教会苏天富牧师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将于426日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开庭。

2017512日南明区法院就把起诉书给贵阳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当时案件已经被区检察院移送至法院,庭审一直拖至现在。


苏天富牧师与仰华牧师、信徒余雷、王瑶同案,涉及同一件事但分案处理,其他人已经判刑,其案件一直被拖延。苏天富自2016年被当局取保候审,然后监视居住,目前仍在取保候审阶段,不过,现在比以前相对自由,偶然可以见人,但不能到他家作小组聚会,目前教会状况没有改善。
起诉书其中内容指,2015128日,被告苏天富在“贵阳活石教会三群”发送一篇名为代祷函的文档,内附带有机密文件照片两张。同日,他又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上述机密文件的两篇文章,经贵州省国保鉴定后上述文件为机密级国家秘密。

2015129日,活石教会被当局取缔,警方带走仰华牧师(原名李国志)及一批信徒。201716日,仰华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刑2年半;同案但分开处理的信徒余雷、王瑶,早于去年10月被判刑1年半、缓刑2年。另一牧师苏天富,亦被指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起诉。活石教会是于2009年创立,后被当局强行取缔。


张培鸿律师、萧云阳律师:苏天富牧师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辩护词

(博讯北京时间2018429 转载)
    审判长,审判员:
    受被告人苏天富的委托,我和贵阳的萧云阳律师一道,为苏天富牧师涉嫌所谓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出庭辩护。简单的说,我们认为被告人苏天富牧师的行为不具有违法性,更不构成犯罪。涉嫌违法甚至犯罪的,反倒是那些以“执法者”之名出现在卷宗中的面目不清、身分不明的所谓“指挥部”、“小组”和办案人员,他们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关于公民具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明确规定,上下其手、罗织罪名、侵吞教产、构陷无辜群众,对于这些人,我们基督徒(信教公民)相信,必有一场公义的审判为他们存留,我们唯一希望并为此祈祷的,就是在这场最终的审判来临之前,他们能有悔改的机会。
现在,我们就指控苏天富的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我们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和保密法的规定,苏天富牧师转发在“活石教会”微信群中的相关信息既够不上机密级国家秘密的程度,也不符合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行为要件,因而也就完全不构成犯罪。   
    让我们先从程序问题开始。   
    从诉讼过程中不难看出,对于活石教会和苏天富牧师的处理是极其随意而任性的。略举一例:苏天富牧师早于案发后的20151215日即被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由采取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可是《起诉书》却记载2016328日由南明区检察院立案并取保候审。侦查终结居然也发生过两次,分别是2016年和2017   
    至于实体问题,更比程序问题大得多。   
    首先,涉案的所谓国家机密,仅是一份两页纸的《关于印发贵阳“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的通知》。虽然后面附有名单(完全是推测,因为谁都没有看见过),但是活石教会的信教人员名单,对于教会牧师来说,怎么会、又怎么能算是“国家秘密”呢?   
    该《通知》一共三条,分别是:高度重视,加强领导;认真核查,掌握实情;制定方案,包保到人。坦率地说,通篇官话套话,没有一句有实质性的内容。这样的东西能算国家秘密的话,那每份报纸、每间政府办公室的垃圾桶里都充满了国家秘密。   
    根据《保守国家秘密法》第9条的规定,“泄露后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信息,才能构成不同层级的国家秘密。试问,该“通知”究竟属于哪一类呢?   
    其次,我们不否认上述《通知》的左上角,确实标有“机密”二字。那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谁发的通知,有如此大的来头。《通知》题头,俨然用红字套印着“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字样,初看似乎来头不小、权势很大,然而细看落款,却盖着“贵阳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即所谓市维稳办)的印章。原来,所谓的“指挥部”根本就是一个临时性机构,完全不符合《保守国家秘密法》第13条所要求的定密权限。换言之,《通知》上的“机密”二字,本来就是越权的,因而是无效的。就算维稳办,也只是政府的一个办公室,不属于可以认定国家秘密的“中央及省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和单位”。   
    或许,“指挥部”也觉得心虚理亏,知道自己不具备设定国家秘密的权限。于是赶紧在案发后由南明公安分局向贵州省国家保密局申请密级鉴定。这反过来足以证明,“指挥部”自行标记的“机密”是越权的,是无效的。   
    再次,保密机关依照《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固然有权补充认定及事后追认某份文件的密级。然而,密级鉴定同样必须遵守《保守国家秘密法》对国家秘密的限定。如前所述,处置活石教会的方案、名单、通知,根本无关国家大政方针、军事国防,经济外交等重大领域,完全不符合机密级国家秘密的要求。对此,法院应当行使相应的司法审查权,而不是一味地“唯马首是瞻”,任由行政机关恣意妄为。   
    因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作为鉴定意见的《密级鉴定书》,要成为刑事案件的呈堂证据,必须由鉴定人员签字署名才符合鉴定意见书的形式要件。涉案的该份鉴定书仅盖有“贵州省国家保密局”公章,没有任何人员签字。试问,将完全不符合国家秘密的东西鉴定为国家秘密,由谁来承担法律责任,由谁来向法庭解释说明?   
    最后,退一万步讲,请注意辩护人已经退了一万步,因为法律早已被毁弃了:苏天富也不是泄露国家秘密的责任人。   
    “指挥部”自行标注密级的那一份文件(即《通知》),苏天富并没有泄露。当他看到时,由于当天聚会的证道马上要开始,于是用自己的手机翻拍,回家后发现有反光看不清楚,就删除了,没有进行任何扩散。   
    贵州省保密局认定《通知》为“国家机密”,是在2015129日。也就是说,假如“指挥部”没有认定国家秘密的权限,那么该份《通知》应当自129日开始才具有国家秘密的性质;假如“指挥部”有认定国家秘密的权限,那么,129日的《密级鉴定书》又是画蛇添足,因为此时司法调查尚未开始。   
    综上,苏天富牧师没有泄密。即便这些东西算作秘密,也不是由他泄露的。如卷宗材料所反映的,当他在教会内部的微信群转发的时候,主观上根本不具有泄露秘密的想法,而是要让身处其中的信徒来为此守望祷告。换言之,他转发的仅仅是一份代祷信息,不是国家秘密。至于代祷信息中的附件是否属于国家秘密,应当由相关信息制作者和发布者负责。   
    然而,本案苏天富转发代祷信息的行为发生在2015128日,那个时候,密级鉴定尚未作出,而所谓的国家秘密,此时早已由海外媒体公布,并由代祷发起人看见,第三步才到达苏天富这里。对于这样的转发行为,给予批评教育就足够了,何至于持续数年进行司法调查与追诉。   
    我们看到:   
    先是教会的财务人员张秀红被捕,一审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重判五年;
    再是仰华牧师被捕,终审被判处两年半徒刑;
    然后是教会被查封、教产被强行秘密拍卖;
    现在,开始审理苏天富牧师!   
    圣经上说:
    人所做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
——《传道书》1214

        与诸君共勉!   
    张培鸿律师
    萧云阳律师
    2018426
   
    来源:维权网


2018.4.26被控泄秘 贵州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案开审


贵阳市“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426日, 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闭门开审。律师为苏天富作无罪辩护。2年前因同一罪名被判刑的牧师仰华,在监狱中一直受到免疫系统疾病困扰。
2018年4月26日,“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中)由代理律师张培鸿(左)与萧云阳(右)陪同出席庭审

牧师苏天富自2015年年底获准取保候审后,一直被监视居住。案件拖延逾2年后,周四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开审。
控方的起诉书指苏天富201512月,在“活石教会”社交群组发出附有机密文件照片的文档,并且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与机密文件有关的文章。
庭审结束后苏天富向记者表示,控辩双方在庭上先后陈述了观点。
苏天富:我只是表达了我们的信仰都是好的,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坏的东西。政府很多做法其实是我们不太能够理解的。律师觉得他们的指控比较牵强。
代理律师张培鸿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张培鸿:他(苏天富)认为指控他做的事他确实做过,但是说这是泄露国家秘密他不认可。双方都比较克制。他们有几次打断我们,然后被我们怼回去了。我们据理力争,他们没有再坚持。定罪的可能性很大,但是重判的可能性很小。
贵州省当局201512月以活石教会是“非法组织”为由进行取缔。与苏天富同案,原名李国志的教会牧师仰华,2016年被裁定“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成,入狱后患上免疫系统疾病,去年更一度有生命危险。
仰华的妻子王洪雾表示,过去一年丈夫持续受到疾病困扰,一直住在监狱中的病房。
被判刑2年半的仰华预计今年6月会获释。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瑞哲)



2018.4.26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案开庭法官择日宣判

(贵州-2018426日)贵州贵阳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一案,本周四(426日),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一审开庭,庭审进行约两个小时结束。苏天富在庭审接受称,法官将择日宣判。

被当局以非法组织取缔的贵阳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因使用社交通讯工具微信转发图文,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该案于本周四上午九时30分,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第十二审判法庭开庭。
苏天富牧师(右)
 
被告人苏天富和辩护人萧云阳、张培鸿两位律师出庭。起诉书指,2015128日,被告苏天富在贵阳活石教会三群发送一篇名为代祷函的文档,内附带有机密文件照片两张。同日,他又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上述机密文件的两篇文章,经贵州省国保鉴定后上述文件为机密级国家秘密

苏天富在庭审结束后,告诉记者,庭审约两个小时,中午1130分许结束,法官称择日宣判。他说,由于法院称,案件涉及国家秘密,因此当天进行不公开审理:开庭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因为是不公开审理,庭审情况不能说。程序上是公诉方为南明区检察院,起诉书指控为有罪,又出示了证据。辩护律师根据控方出示的证据,进行质证、辩护

苏天富说,法院对该案进行不公开审理,因此无人旁听:没有人旁听,这个不能旁听的,不让人旁听。记者多次致电辩护律师肖云阳,但无人接听。

去年512日,贵阳市南明区检察院将苏天富起诉至法院,但法院迟迟未开庭。这次起诉苏天富的罪名,与已经被判刑的另一位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相同。仰华在去年16日被以也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刑26个月;同案信徒余雷、王瑶,于去年10月被判刑1年半、缓刑2年。

对于这次受审,苏天富坚持自己无罪,他说:只是在微信转发教会代祷函,但里面有被指是机密的文件。如果从指控的角度说故意泄密,我主观上没有故意,从另外的角度,律师辩护会从法律的角度,我转发的图文算不算泄露国家秘密。只要是我做过的事情,我都认,至于罪与非罪,由律师来辩护

成立六年的活石教会原有信徒500多人。201512月被贵阳市政府取缔。仰华牧师等多人被捕。今年1月,该教会的财产被当地法院裁定强制执行查封,二十天后被以542万元低价贱卖,买主是南明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属下的南明投资集团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The court held a trial for Su Tianfu's case; the judge delayed the result

(Guizhou, 2018-4-26)
On Thursday (April 26th), the Court of Nanming District, Guiyang held a trial of first instance for Su Tianfu, the pastor of the Huoshi Church of Guiyang, who was accused of "intentionally disclosing state secrets." The trial lasted two hours. At the end of the trial, the judge decided to announce the verdict later.

Su Tianfu is the pastor of Huoshi Church based in Guiyang, a church that the government forcibly shut down. Su Tianfu was accused of "intentionally disclosing state secrets" for forwarding pictures and texts through WeChat. The 12th court of the Court of Nanming District, Guiyang held the trial at 9:30 A.M. on Thursday. The defendant Su Tianfu and his two representative lawyers, Xiao Yunyang and Zhang Peihong, attended the court session. According to indictment, the defendant Su Tianfu posted a text titled Prayer Letter in "The 3rd group chat of Huoshi Church" on December 8th, 2015, and the text contained two pictures that included state secrets. On the same day, he forwarded another two articles that contained the aforementioned pictures in the Circle of Friends on WeChat. The National Security Bureau of Guizhou Province confirmed that the texts and pictures contained state secrets.

After the trial, Su Tianfu told the reporter that the court session ended at 11:30 A.M. and lasted about two hours. The judge will announce the verdict later. Su Tianfu told the reporter that since the case involved state secrets, the court could not hold the trial publicly, and he was not allowed to talk about it. "The trial lasted two hours. Because it was held in public, I can't talk about it. Nominally, the prosecutors is the Procuratorate of Nanming District. The indictment deemed me guilty and presented evidences. The representative lawyers defended me and argued around the evidences provided by the prosecutors."

According to Su Tianfu, since the court refused to hold the trial publicly, no auditors were allowed in the court room. "There were no people auditing the trial. The court didn't allow it." The reporter called the representative lawyer Xiao Yunyang several times, but no one picked up the phone.

On last May 12th, the Procuratorate of Nanming District, Guiyang sued Su Tianfu, but the court waited for a long time to conduct the trial. The charges against Su Tianfu are the same with Pastor Yang Hua (Original name: Li Guozhi), who was already sentenced and imprisoned. On last January 6th, Yang Hua was sentenced two years and six months in prison for "intentionally disclosing state secrets." Yu Lei and Wang Yao, Christians involved in the same case, received a year and half in prison and a two-year probation respectively.

During the trial, Su Tianfu insisted that he was innocent. He said: "I simply forwarded a prayer letter in WeChat, and according to the government, the letter contained state secrets. From a legal point of view, I did not 'intentionally' leaked the state secret. The lawyers will judge if the texts and images really contained state secrets. I will not deny the things I did, but it's up to the lawyers to decide if they are illegal or not."

The Huoshi Church had more than five hundred members and six years of history. In December 2015, the government of Guiyang banned the church and arrested a large number of church members, including Pastor Yang Hua. In this January, the local church forcibly confiscated the church properties and sold them with the low price of 5.42 million yuan after twenty days. The buyer is Nanming Investment Group Co. Ltd under the Nanming Supervision and Management Office of State-owned Assets.

China Aid Association Special Correspondent Qiao Nong


贵州活石教案:苏天富牧师被判缓刑

511日,贵阳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遭法院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刑一年,缓刑两年,并且附带“监视居住”六个月。苏天富牧师被控“泄露”的国家机密,竟是政府掌握的教徒名单。另外,该教会另一位牧师仰华在被判刑两年六个月后,将于下月出狱。
上周五,贵州贵阳市的活石教会牧师苏天富因法院要求前往做笔录,但到法院后才得知,法庭宣判他的刑期。
苏天富本周一(514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自己不准备提出上诉:“我去到以后才发现其实不是做笔录,是直接宣判,判了一年,缓刑两年。走来就叫我等着拿判决书,叫我签字的时候,另外签了一份叫监视居住半年。我说既然缓刑了,还弄一个监视居住,也没关系啦,因为我这两年半基本上都是这种状态,现在不过是多半年而已”

判决书指,苏天富于2015128日在“贵阳活石教会三群”发送一篇名为代祷函的文档,内附带有机密文件照片两张。还指被告又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上述机密文件的两篇文章。经贵州省国保鉴定后,上述文件为“机密级国家秘密”。苏天富因此构成“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由于犯罪情节较轻,判刑一年,缓刑两年。
苏天富的辩护人张培鸿和萧云阳律师认为,其当事人无罪。两位辩护人在辩护词中称,被告人苏天富涉案的所谓国家机密仅是一份两页纸的《关于印发贵阳“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的通知》。但是活石教会的信教人员名单对于教会牧师来说,怎么会、又怎么能算是“国家秘密”呢?其次,上述《通知》的落款盖着“贵阳市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即所谓市维稳办)的印章,所谓的“指挥部”根本就是一个临时性机构,完全不符合《保守国家秘密法》第13条所要求的定密权限。维稳办只是政府的一个办公室,不属于可以认定国家秘密的“中央及省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和单位”。
此前,活石教会另一位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被以同样罪名判刑两年六个月。仰华的妻子王洪雾本周一告诉本台记者,她上周探监,得知丈夫将于下月中旬刑满出狱:“我上个星期去看了仰华,他出狱时间是619日。他现在的身体比我上一次去的时候好一些,糖尿病的药物也停下来了,过敏性紫癜的病就一直在反复发作,都是用一些激素类药物控制着”
仰华于201512月被捕;去年1月,被法院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刑26个月。同案信徒余雷、王瑶,于前年10月,被判刑1年半、缓刑2年。
2009年成立的活石教会原有信徒500多人,201512月被贵阳市政府取缔。今年1月,该教会的房产被当地法院裁定强制执行查封,后被以542万元低价卖给南明区政府属下的“南明投资集团”。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何平 网编:瑞哲
 



2018.6.19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刑满获释

因为“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刑的贵州省活石教会牧师仰华,周二(619日)刑满获释,由于身患免疫系统疾病,稍后将接受身体检查。家属强调,连串打击不会动摇仰华的信仰。

仰华周二刑满获释,由看守所人员直接送回家。原名李国志的仰华去年年初证实患上免疫系统疾病,病情一度恶化。妻子王洪雾透露,仰华尚未痊愈,稍后将接受身体检查。
王洪雾:肯定他的过敏性疾病一直没好,反复的发作,平时都是以激素在控制着。另外有很多新的问题冒出来,糖尿病等等很多的问题,他会到医院做一个系统的检查,具体的看看。
去年1月,贵州省法院裁定仰华“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成,判刑26个月。王洪雾强调,虽然丈夫经历变故,但信仰仍然坚定。
王洪雾:没有受影响。信主就一直信主。
2009年成立的活石教会原本有超过500名信徒。2015年被贵阳市政府取缔。今年年初,教会的房产被当局强制查封,以500多万元低价转售给商业集团。
北京家庭教会长老徐永海认为,活石教会被取缔只是当下中国宗教自由受到侵害的缩影。
徐永海:以前只打压家庭教会,但是最近几年,浙江拆教堂十字架,也是官方三自教会的教堂。还有强迫在教堂里头挂国旗呀。
徐永海相信,虽然活石教会被瓦解,但教徒仍有其他方法维持联系。
徐永海:可能数百人一起聚会有困难,可以分开几十个人一小组,回到真正的家庭教会,大多数真正的基督徒不会停止聚会的,虽然可能大型聚会的条件没有了,但是分到各个家庭去,大多数基督徒一定能够坚持下来。
李英强所属的成都「秋雨圣约」基督教会,今年“六四”纪念日当天被当局打压。
李英强:活石教会的案例对其他受逼迫的教会会有很大的启发,让他们知道可能面临的压力会有多大,就是不要存在侥幸心理,从1950年代开始对家庭教会的逼迫,不但没有终结,这2年来又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
李英强说,期望当局日后尊重宗教自由,让信徒们自由集会祷告。
(特约记者: 高锋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

附录

2018年8月王怡、蒋蓉夫妇去贵州看望仰华、王洪雾夫妇
 
2019.7.18苏天富的妻子欧阳满平在华盛顿出席宗教自由会议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2019.12.5网络政治犯周报(总第18期,2019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

一、                       新悉网 络 政治 犯 1.        2019.11.29 得悉: 广西北海王某 华因在微信支持香港抗争被行拘 https://twitter.com/SpeechFreedomCN/status/120060...